CBA亚洲盘 > 诗词鉴赏 > 李煜亡国南下后的境遇悲惨至极,北宋开国皇x南唐后主

李煜亡国南下后的境遇悲惨至极,北宋开国皇x南唐后主
2020-01-06 08:16

赵匡胤为什么不杀李煜,大家都知道李煜的词凄婉优美,赵匡胤本可以将其杀掉,但为什么没有去做,是不是有着更为深远的考虑,还是别有原因。下面就随小编一起来看看赵匡胤的具体想法和事件的缘由吧。

李后主李煜与赵匡胤的恩怨情仇 缘起一个女人

日期:2018-07-09 来源:未知 错误指正: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编辑: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 阅读: 次

李后主与赵匡胤

李煜和赵匡胤是五代十国时候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君主,一主文一习武,也因如此,两人的人生也是完全不同,但是他俩居然有关联的地方,只是因为一个女人,周娥皇。

图片 1

周娥皇是南唐一位司徒名叫周宗的爱女,精通歌舞和音乐,她在19岁时入宫成为李后主李煜的妃子,李煜对她也是恩爱有加,十分喜欢。李后主继位以后,她当上了皇后。李煜为她作了很多乐曲。

李后主和宋太祖在这个纷乱的年代里,一个在文学中造诣颇深,一个在武艺领域技胜一筹,两个国君出身不同——李煜含着金汤匙出生,所以不知道治国的难处,赵匡胤穷苦出身,因此对于建功立业有很大的雄心报复,对人生的态度也不同,奠定了两个人后来的命运也不一样。

后汉隐帝在位的时候,赵匡胤放火烧了观花楼,然后雄心勃勃,寻找出路。他在滁州碰巧遇到了周娥皇,两人一间生情,周娥皇慧眼识人,让赵匡胤去南唐实现自己的志向,而且留下绣字的手帕作为定情之物。李煜成为皇子,置办厚重的聘礼前去司徒府提亲,这时赵匡胤也万里迢迢前来迎接自己的心爱之人,李煜的文采让赵匡胤五体投地,自愧不如,因此梦想破灭,之后一路向北,去郭威哪里谋求官职。后来几经朝代更替,自己当上了皇帝。

后来赵匡胤下令李煜跟他的妻子前去面圣,暴露了自己与周娥皇的渊源,李煜方才明白,但拒绝面圣激怒了赵匡胤。周娥皇被冷落,她的妹妹前去探望,却被李煜看上,赵匡胤让人潜入李煜宫里,打算带走周娥皇,周娥皇不肯,这是让人告诉赵匡胤以自己是南唐皇后的情分不要发起战争。后来赵匡胤出兵,下令不杀李煜一家,等到城中断粮多日,李煜投降。

周娥皇与赵匡胤

周娥皇是南唐司徒周宗的大女儿,后来她入宫为妃得到李煜的宠爱。再后来李煜继位以后立娥皇为国后,两人生活幸福快乐。可是,相传在周娥皇待嫁李煜之前,曾经和流落在外毫无功名的赵匡胤一见钟情。

图片 2

两人一见如故,从此结下了深厚的情缘。他们相约等到赵匡胤功成名就之后,匡胤便回来迎娶娥皇,他们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幻想。可是造化弄人,还没等到赵匡胤功成名就,娥皇便被家族所迫嫁到了南唐皇室。周娥皇是一个精通乐舞的女子,她在成为南唐国后之后重新搜集并拟订了失传已久的《霓裳羽衣曲》,不仅如此,她还创作了很多特色的曲目,为后世带来深刻影响。

起初娥皇并不是真心爱李煜的,可是有哪个女人能拒绝的了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长久的关心宠爱,最终两人日久生情并产生了深厚的情谊,甚至超过当初与赵匡胤的誓言!后来宋太祖建立大宋王朝,可能因为娥皇是南唐国后的缘故一直容忍南唐王朝。直到娥皇离开人世,他才带兵攻打南唐。

当然以上所讲的事情都是野史里的记载,真正历史上记载的周娥皇是南唐国的国后,南唐是大宋的附属国,李煜是应该向宋朝进贡的。周娥皇和赵匡胤从始至终是没有见过面的,两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两人之间的感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猜想不断、浮想联翩。可是不管怎样周娥皇和赵匡胤两个人对中国历史的功绩是肯定的!

赵匡胤图片

大家看到的这张图片是宋太祖的一张坐姿画像。图中的赵匡胤以一种舒适的姿态坐在龙椅上,神态安详,目光深邃。他头戴黑色的幞头,有黑色的鬓发,须发飘逸细腻,这就是工笔画的一大优点了,这幅图的细节部分处理的很好,无论是衣服上的纹路和褶皱都活灵活现,充分展现了宋太祖的体态。

他一人踱步在漫山梅花中,在雪堆里留下极浅的印子。清浅的鞋印展现了这个清瘦的男人是如何的温和又和善。

垂泪对宫娥的南唐后主李煜,他生性儒弱,帝王之位本就不适合与他,更不用提做多事之秋的君主,亡国之路早已写成。亡国后,成为阶下囚的他毫无反抗能力,最后一杯毒酒惨死在汴京。

图片 3

李煜一人攀上一棵梅树,他轻叹:“亡命徒唉。他人是轻贱我。”李煜的黑发没有束起来,风卷起又卷落。

图片 4

身后的踢踏声越来越大,李煜没回头。

公元961年,李煜登基,接手了父亲给他的一片已无帝号的江山。当初他父亲臣服后周,削去帝号,自称南唐国主,但对所辖臣民还是照行天子礼仪。

只是那抓住树枝的手又是捏紧了几分,白皙的手消瘦骨节分明。

他登基以后,定下的国策依旧是向赵匡胤进贡金帛和珠宝来换取苟延残喘的时间,而赵匡胤说:“凡克城寨,止籍其器甲、刍粮,悉以财币分给将士。吾欲所得者,其土地耳。”于是李煜在赵匡胤的步步紧逼面前节节退让。

“重光,回去。”

他向赵匡胤俯首称臣,自行把南唐国主改为江南国主,改南唐国印为江南国印,以江南代称南唐。他下书不再称“诏”而称“教”。每当北宋来使,他便要脱去黄袍,换上大臣的紫袍;还要拆去宫殿屋脊上的鸱吻,使臣离去后方再复原。

李煜没回头,他知道是谁,他也知道这地方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能进来。

赵匡胤以“朝廷重修天下图经,史馆独缺江东诸州”为借口,向李煜“借用”江南的山川形势图。为了偏安一隅,李煜不惜饮鸩止渴,令人复制南唐舆图一份,拱手上交。

“赵匡胤,我悔了好不好?”

他派自己的七弟作特使前往汴梁,却被赵匡胤留扣作人质。李煜不是没有将才,只是他太胆小了,不敢用此利器抗争一次。

赵匡胤走上前,拥住那个面容清秀的亡国皇帝,又在他的面颊上轻轻地靠了一下。李煜只看见两个明黄色的袖子,然后男人沉稳的声音传来,“悔了也没用。”

图片 5

李煜回头,他摘了梅花放在了赵匡胤的肩头,“我想我的父亲,我想我的国家,我想我的荣华富贵。你说如何?”

他的大将林仁肇曾向他请命,说赵匡胤千里征战,防务空虚,自己愿领精兵渡江北伐,乘虚而入,给北宋一击。为了给李煜留后路,林仁肇甚至将全家性命交予李煜手上,说一旦自己起兵,让李煜将其家人拘捕下狱,然后向赵匡胤上表指控自己窃兵叛乱—一旦失败,他林仁肇甘受灭门之冤!但李煜不敢。也许李煜是认为,他挡不住赵匡胤将一统天下的滚滚洪流,最终的那个结局他避免不了,但能在赵匡胤的铁蹄之下,自己偏安一隅,多存活一天就是一种胜利。他甚至在赵匡胤的离间计下,替赵匡胤一杯毒酒毒死了这个披肝沥胆的忠臣。

没人敢在这个征战杀戮四方的男人那么说话。除了他这个一文不值的亡国奴。

赵匡胤在熏风门外皇城南、汴水滨上建造了一座美丽的皇家宫苑,筑造亭台水榭,移植奇花异石,只将江南的美景复制在这北方的宫墙里。他虚苑以待,想要李煜纳土归降,住在赵匡胤为他建造的这座美丽的皇家林苑里,从此只把汴州作金陵。

赵匡胤护着李煜不让他冻着。赵匡胤微微低头,粗粝的手指抵着李煜的下巴,他的眼睛乌黑又是带着血红的——那是多年杀伐沉淀下来的。

但是,这一次,李煜不再退让了。他已经退无可退,只能绝地反击了。赵匡胤便派人带着以将出师、宜早入朝的手谕来威逼利诱。李煜说:“我对你俯首称臣,不过是要保住我手头一壁江山,如果你连这都不容忍,唯有玉碎拼命了。”

他语气听不出喜怒,“你的父亲死了;你的国家亡了;你的荣华富贵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图片 6

只是,你也是我的。

赵匡胤听罢,决计出兵南唐,生擒李煜。而此时李煜则与臣下发誓:“他日王师见讨,孤当躬擐戎服,亲督士卒,背城一战,以存社稷。”赵匡胤听说后只笑其为大话,对左右说:“徒有其口,必无其志。”

李煜放软了语气,拉住皇帝冷冰冰又满是茧子的双手,“罢了。也不知这些不着调的情话你是哪里学来的。走走走回去了。这天太冷了。”

果然,李煜不过说说而已:一方面自以为依靠着长江天堑不作积极防御,一方面又大量进贡金银财宝求赵匡胤缓兵。而他则在国事如蜩如螗、如沸如羹之时,安然歌舞升平,继续最后的狂欢,无奈,却不悲壮。

赵匡胤露出一个笑容。

而与此同时,他的那些血气方刚的大臣一个个赶在倾国前死去—琼林光庆使、检校太保廖居素,闭门绝食,临死前穿上朝衣,立死井中,留下绝命词:“吾之死,不忍见国破而主辱也。”

只是李煜下一句话却如何让他也笑不出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九重,和你商量个事怎么样?把小周后放了吧。”

“小周后?今日便杀了她。”

“你!!”

“别闹。”

在李煜没看见的地方,赵匡胤的眼神充满戾气。

李煜待的地方没什么人,没有侍女却有着重兵把守。的的确确是软禁他的地方,不过这地方恐怕是比赵匡胤住的地方还要精美细致。这自然是赵匡胤安排的。

赵匡胤每日都在这里歇下,拥着李煜缠绵着睡下。

他是爱极了李煜的。

当初是谁问他为什么要坐上那个位置。

他说:“我要把他拉下来。”

他那么高高在上那么风流浪荡,那他永远都不会是我一个人的。我想要他,想要他。要独占他。

李煜喝着暖茶,在赵匡胤的怀中沉沉睡去。

重光。

你离不了我的。

-

七夕节。

外面是万照灯火明,他一人在这里打着灯笼。

“菁菁,跳吧。今天他不会来了。这样大的节日他是不该和我过的。”

“公子?”

“跳。”他声音很轻,淡淡的还透着酒气。

菁菁画着淡妆,穿着琉璃霓裳,风情多姿。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好。真好。”

我该是荣华地出生孤寂地死去。

从来都是我的命,我不该生在这里的。我更不该遇到你。

这时,大门被踹开,穿着便服的赵匡胤拿着两个红灯笼,他这姿势实在是搞笑。

但是李煜笑不起来。

“...九重?”

赵匡胤没说话,搁着那两个灯笼在石桌上,他拉着李煜进了主屋,李煜踉踉跄跄。赵匡胤进去前留了句话,“赐死。”

菁菁一人站在原地,脸色惨白。李煜本来是想开口说话的,不过一进去便被堵住了唇,半声也发不出来。

李煜推搡着赵匡胤,好不容易把眼前这个狂躁的男人推开,他冷色道:“你发什么疯?”

“好不容易让你丢了一个小周后如今又来一个菁菁?李煜你能不能给朕消停一点。”

李煜抿着唇,他红晕尚未退去,衣裳凌乱。别是一般风情。

他这般强硬的态度让赵匡胤气极。

直接拉了人压在了床上。

“不教训你是长不了教训的。”

这场翻云覆雨对于李煜来说是场折磨,武将的器大活好和他的纤弱文人形成了对比。

“春花秋月?这算是了吧。”赵匡胤轻笑问道。

而他却毫不留情地扣着南唐后主的腰肢,在暧昧的水声中叼住后主的唇。

后半夜的李煜直接晕了过去。只不过当他醒来的时候,禽兽不如的北宋太祖依旧活动着。

他只能支离破碎地发出几个单音节。

在他又昏昏沉沉地睡去时,他似乎听到了赵匡胤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重光,生辰礼物我算是给了。”

我才不稀罕!

还香孩儿?不如臭孩儿!

-

二日醒来的时候,李煜就发现自己脚踝上面多了什么。

一根铁链子。

李煜无奈。

狼狗的独占欲还真是大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周文王之子周武王姬发,其继承者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