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亚洲盘 > 农资供销 > 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我省地质灾害综合防治技术取得新进展

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我省地质灾害综合防治技术取得新进展
2019-12-30 09:12

山西地处华北地台之山西断隆,地形高差大,地貌类型和构造条件复杂,煤炭资源丰富,采矿业发达,自然和人为地质灾害较多。特别是近年来人类工程活动的加剧,人为诱发的地质灾害频繁发生,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据不完全统计,八十年代以来,各类地质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数十亿元,伤亡人数超过2000人。为此,预防地质灾害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此成果旨在总结山西地质灾害分布特征及发育规律,通过典型案例的分析、研究,提出了综合防治技术及措施,逐步达到预防地质灾害的目的。

发文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发文标题:青海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6—2020年)的通知

发文单位:泸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该项目根据国土资源部2000年国土资源大调查项目计划,由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组织开展,项目完成单位山西省第三地质工程勘察院历时8年,成功完成了全省119个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任务,在总结全省119个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成果的基础上,结合国内及省内地质灾害防治工程经验,首次全面系统地总结了山西地质灾害分布特征及发育规律,在此基础上编制了《地质灾害勘查实施细则》企业标准,主编了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规范》。针对山西省采煤沉陷区及黄土地区地质灾害的发育特征,提出了综合防治技术及措施,有效减轻了突发性地质灾害对人民生命财产的危害,取得了显着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

文  号:云政办发[2004]44号

发文单位:青海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文  号:泸市府办发[2005]49号

图片 1

发布日期:2004-2-25

文号:青政办〔2007〕29号

发布日期:2005-4-19

执行日期:2004-2-25

发布日期:2007-3-2

执行日期:2005-4-19

生效日期:1900-1-1

执行日期:2007-3-2

生效日期:1900-1-1

各州、市、县人民政府,各地区行政公署,省直各委、办、厅、局:

生效日期:1900-1-1

各区、县人民政府,市级各部门:

《云南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已经省人民政府同意,现印发给你们,请认真贯彻实施。

西宁市、各自治州人民政府,海东行署,省政府各委、办、厅、局:

    市国土资源局《泸州市2005年地质灾害防御预案》已经市政府同意,现印发你们,请结合实际认真贯彻实施。

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二00四年二月二十五日

  《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6—2020年)已经省人民政府同意,现印发给你们,请认真贯彻执行。

    二○○五年四月十九日

 

  青海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二〇〇七年三月二日

    泸州市2005年地质灾害防御预案     泸州市国土资源局

云南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3~2020年)

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6—2020年)

    泸州市是全省受地质灾害威胁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近年来,我市地质灾害频繁发生,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已给我市社会经济发展带来重大危害。编制地质灾害防御预案,贯彻预防为主的指导方针,减轻地质灾害损失,确保我市2005年社会稳定、经济建设顺利进行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国务院令394号)、《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办法》(国土资源部令4号)和《四川省地质环境管理条例》,结合我市地质灾害分布规律、形成特点、主要诱发因素及其危险程度,对全市地质灾害发展趋势作出预测,制定预防方案和措施,为防灾减灾工作决策提供依据,特编制本预案。

前言

  目  录

    一、2004年地质灾害回顾

云南省地处云贵高原西部,国土面积 39.4万平方千米。全省设6个地级市、2个地区、8个自治州、10个县级市、80个县、29个自治县、10个市辖区,省会驻地昆明市。2002年末全省总人口4333.1万人,平均每平方千米110人。有25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33.47%。

  前言(23)

    (一)灾情回顾

云南省“十五”发展规划确定了围绕建设绿色经济强省、民族文化大省和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国际大通道3大目标,实施可持续发展、科教兴滇、城镇化和全方位开放4大战略,培育和壮大烟草、生物资源开发创新、旅游、电力和矿产5大支柱产业。在“扎扎实实打基础,突出重点抓生态,调整结构创特色,依靠科技增效益,改革开放促发展”方针的指导下,推进云南省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

  一、地质灾害现状与面临的形势(23)

    2004年我市地质灾害较往年有所减少。自2004年6月以来,我市降雨明显偏多,但全市地质灾害监测点总体发展变化不明显,虽然全市入汛以来已发生多起地质灾害,但是规模均较小,仅造成1人死亡,总体损失较小。据统计,去年全市发生地质灾害87处,其中滑坡65处、崩塌19处,采空塌陷2处,泥石流1起,造成1人死亡。

受自然条件制约,云南省是我国地质灾害危害最重的地区。地质灾害的危害,严重制约了我省经济、社会的发展。为了更好地贯彻“十六大”精神,实现我省与全国同步进入小康社会,更好地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最大限度地减轻地质灾害造成的财产损失及环境破坏,把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纳入各级政府的经济社会发展计划,主动地、有预见性地部署和开展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保障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促进社会的繁荣稳定,依据国务院《地质灾害防治条例》、《云南省地质环境保护条例》、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办法》和《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规划(讨论稿)》,结合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编制本规划。

  (一)地质灾害现状与发展趋势(23)

    我市地质灾害的发生和发展受独特的自然地貌和地质构造控制外,还显示出以下几方面的特点:一是地质灾害发生时间以汛期最为集中;二是地质灾害发生地域以长江以南中低山区为主;三是地质灾害的主要诱发因素为暴雨;四是地质灾害的发生与人类工程—经济活动影响有关,其中以修路、采矿等人类活动诱发的崩塌、滑坡等地质灾害为主。

规划以2001年为基准期,2010年为规划期,2020年为远景规划期;规划利用的资料截止到2002年末;规划范围为云南省全境。

  (二)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进展(24)

    (二)地质灾害防治工作

一、地质灾害特征及防治现状

  (三)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25)

    2004年泸州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在市人民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是近几年来我市地质灾害造成损失较小的一年。2004年度市国土资源局建立健全了地质灾害分级管理制度,加强汛期地质灾害预报、提高全市防灾减灾水平;落实地质灾害防治责任制,进一步强化了“群策群防”监测体系;进行区县地质灾害调查;规范人类工程活动;迅速进行地质灾害应急调查,及时排除危险;认真执行地质灾害速报制度;开展汛期地质灾害巡回检查;开展宣传、培训,提高全社会防灾意识等工作。完成全市汛前地质灾害检查1次,30个点,提交成果报告1份,汛期检查4次,31个灾害点,应急地质灾害调查20个地质灾害点,提交成果报告20份;群测群防灾害点269个。

(一)地质灾害类型与形成环境

  (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面临的形势(26)

    2004年,按省国土资源厅要求,我市列入省、市、县三级预案的269处地质灾害隐患点均填制了地质灾害防灾明白卡,地质灾害避险明白卡全部发至受灾害威胁的群众手中。据统计资料显示,2004年我市造成人员伤亡的1处灾害点都在预案之外,列入预案进行监测的灾害点,各地均采取了有力的防范措施,部分隐患点发生崩塌、滑坡也未造成人员伤亡。去年我市积极开展“群策群防”等防灾减灾工作,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 “群策群防”成功事例18起,撤离可能因地质灾害受到伤亡的群众256人,避免直接经济损失600万元,取得了良好的防灾减灾效果。

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地面沉降、地裂缝和石漠化,是我省地质灾害常见类型。其中,滑坡、泥石流灾害点多面广、活动强烈、突发性强,是造成生命财产损失、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灾种。

  二、地质灾害防治的指导思想、原则和目标(26)

    二、2005年地质灾害趋势预测

我省属典型的山区省份,地处6大水系的上游或源头区,河流溯源侵蚀强烈,陡坡地分布面积广大(大于25度坡地面积占总面积的39.3%),特殊的地貌环境为滑坡、泥石流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有利地形条件。

  (一)地质灾害防治的指导思想(26)

    我市地域辽阔,中低山、丘陵、河谷等地貌类型齐全,地质构造条件和地层岩性复杂,新构造运动强烈,地质灾害时空分布不均。下面就地质灾害时、空分布对其发展趋势和危险程度作出预测。

我省地处欧亚板块与印度洋板块碰撞带东缘附近,地壳抬升幅度大,活动断裂密集,破坏性地震频繁,不稳定岩土体分布广泛,脆弱的地质环境为滑坡、泥石流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

  (二)地质灾害防治原则(26)

    (一)地质灾害易发区和危险点

我省气候类型兼具季风气候、立体气候和低纬气候的特点,旱、雨季分明。受地貌多样性影响,雨季局地暴雨发生频繁。地段性高强度降雨过程是激发滑坡、泥石流的主要自然因素。

  (三)防治目标(27)

    1.地质灾害易发区

较高的人口密度加重了环境负荷,陡坡垦殖、天然植被减少和工程建设中对地形地貌的强烈扰动,加剧了滑坡、泥石流的活动和危害。

  三、地质灾害易发区划分(28)

    ①古蔺、叙永地区

(二)地质灾害危害

  (一)分区原则(28)

    此区多为中山地区,地形切割强烈,构造发育,煤系地层及石灰岩广布,特别是采矿等人类活动的进一步加大,不断诱发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等灾害。该区应规范采矿活动,引导矿山企业合理开采,保护好矿山地质环境,减少人为地质灾害的发生;恢复生态环境,减少水土流失。

1949~2000年统计资料表明,全省地质灾害已造成9000余人死亡、21000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近72亿元。20世纪90年代以来,地质灾害年均直接经济损失达4.5亿元,年均因灾死亡达169人;全省129个县级行政区都有成灾记录,危害对象涉及到国民经济的各个部门。2001和2002年全省因灾死亡人数和直接经济损失连续两年列全国第一(附表1)。

  (二)易发区概述(28)

    ②合江、纳溪地区

在全省129个县级政府驻地中,受到地质灾害不同程度危害的城镇有41个(附表2)。 1986年以来,碧江县城因滑坡难于治理而撤销县制;耿马、镇沅、西盟和元阳等4个县城因灾易地搬迁;盐津和镇康两县城因灾局部搬迁;维西和德钦两县城的搬迁方案也在论证之中。

  四、地质灾害防治总体部署(29)

    合江、纳溪两县区大部分为低山地区,侏罗系砂、泥岩广泛分布,地形切割较深,雨量集中,强度大。近年来植被破坏严重,崩塌、滑坡灾害发育,威胁城镇乡村。该区应加强对灾害监测,以避让为主的原则。

在全省1419个乡镇政府驻地集镇中,有160余个直接受到滑坡、泥石流的威胁或危害,其中危害较严重的有79个(附表3);还有近5000个自然村约30余万山区农村人口处于地质灾害的威胁和危害之下。1965年禄劝普福滑坡掩埋5个村庄、造成444人死亡,1991年昭通头寨沟滑坡造成216人死亡,是其中两个比较典型的灾例。

  (一)防治分区(29)

    ③长江两岸沿线地带

由于选线不当、削坡不合理、固坡和护坡措施不力等多种原因,公路和铁路的许多路段沿线滑坡、泥石流密集发育,车毁人亡、中断交通的事件时有发生。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省受到地质灾害严重危害的铁路路段有480千米,公路路段达3000余千米。

  (二)分区部署(30)

    长江两岸坡高一般在几米至二、三十米,地形坡度大,岩体破碎,坡脚受河流冲刷,滑坡、崩塌发育,严重危害长江河道、小学、乡村。

矿产资源开采是对地质环境扰动最剧烈的人为工程活动,矿山及其周边地带往往也是滑坡、泥石流的高发区。目前,全省受到地质灾害危害的大、中型矿山约有150个,小型矿山则数以千计。东川铜矿、个旧锡矿、易门铜矿、兰坪铅锌矿、开远小龙潭煤矿、禄丰—平浪煤矿、宣威田坝煤矿和楚雄吕合煤矿等矿山,地质灾害危害均较严重。小龙潭煤矿已投入治理经费逾亿元,地质灾害危害和威胁仍未彻底消除;1996年元阳老金山金矿开采区4日内连续两次滑坡,造成372人死亡。

  五、地质灾害防治项目(31)

    2.地质灾害危险点

全省有1000余座水库和电站受到地质灾害严重危害。1989年1月7日漫湾电站左坝肩滑坡,增加工程处理费1.2亿元,工期推迟1年多,间接经济损失逾10亿元;2000年8月13日盈江县汇流河电站滑坡,毁4层楼房1幢,41名职工被埋,死13人、伤26人,直接经济损失800余万元。

  (一)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31)

    我市2004年可能发生且危害性较大的地质灾害点主要分布在古蔺县古蔺镇、护家乡、椒园乡、石宝镇,叙永县高峰乡、震东乡、后山镇、落卜镇、天池镇,纳溪区打古镇、白节镇、渠坝镇、龙车乡,合江县福宝镇、先滩镇、自怀乡、甘雨乡、五通镇、凤鸣镇、榕山镇,龙马潭区三华山、麻沙桥,江阳区泰安镇,泸县太伏镇等地。根据今年3月对全市汛前地质灾害现场检查,结合区域气象、水文资料,综合分析各地质灾害危险点的历史活动周期、变形迹象、诱发因素、规模及危害程度等,对其险情、发展趋势进行预测,并提出具体防范措施建议

全省目前有13000余公顷农田因泥石流灾害而沙石化。小江、大盈江、南汀河和鹿鸣河等流域是沙石化最严重的区域,1974年雨季,仅大盈江流域芒胆河1次泥石流灾害就造成467公顷土地沙石化。

  (二)地质灾害监测预报预警工程(31)

    (附表2)。

(三)地质灾害分布特征

  (三)地质灾害防治工程(32)

    (二)地质灾害类型预测

据历年地面调查和遥感解译资料,我省记录在案的滑坡点有6012个、泥石流沟3349条、地面塌陷245处、其它地质灾害点26处。

  六、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实施保障措施(33)

    从近十年我市发生的地质灾害来看,主要以滑坡、崩塌为主,地表裂缝、塌陷次之,泥石流灾害时有发生。2005年,我市地质灾害发生的类型,仍会以滑坡崩塌为主,发生规模主要以中小型为主;古蔺、叙永煤矿区可能发生地表裂缝和地表塌陷;古蔺县南部山区沟谷,可能发生泥石流灾害。

滑坡、泥石流分布密度总体上具有滇西高于滇东、滇北高于滇南的基本特征。在山岭台地与断陷盆地及谷地的过渡部位和活动断裂槽谷区,滑坡、泥石流相对密集。在城镇、居民点和矿山周围,铁路和公路沿线以及人口密度大、陡坡垦植强烈的区域,滑坡、泥石流呈点、片、环、带状发育。地面塌陷主要分布于滇东岩溶浅埋区。

  (一)推进法制建设,依法防治地质灾害(33)

    (三)地质灾害发生的时间预测

据对滑坡和泥石流发生时间的统计,滑坡、泥石流发生在6~10月份的比例分别占总数的75%和90%,即大多数滑坡、泥石流发生于雨季。

  (二)建立和完善地质灾害防治规划体系(33)

    我市地质灾害就诱发因素而言,发育程度历来受区域性暴雨影响十分明显,地质灾害暴发高峰期主要集中在5—10月,因此,汛期地质灾害预防仍是我市2005年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重点。

(四)地质灾害发展趋势

  (三)加强领导,完善地质灾害防治管理体制(33)

    三、2005年地质灾害预防方案及措施

滑坡、泥石流是与山地环境相伴生的自然地质现象。我省山地面积占总面积的94%,在自然地理条件上,全省都属于地质灾害易发区。

  (四)健全和完善地质灾害防治技术标准(33)

    (一)加强领导,明确责任

随着人口增加和人为工程活动对地质环境扰动的加剧,在地质灾害诱发因素上,人为活动的影响已变得越来越显著。

  (五)建立地质灾害防治经费的投入保障机制(33)

    各级地方政府分管领导亲自参与、指导地质灾害监测、预防工作,从思想上引起高度重视,在人员、资金、设备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为防灾工作创造必要的条件。各级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应将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作为2005年国土管理工作的大事来抓,领导干部要做到“三个亲自”:亲自调查研究,亲自安排部署,亲自督促检查,坚持不懈地抓好这项工作。建立主管领导负责制(附表1)和重要地质灾害的专人负责,层层落实防灾责任制。

基于全省自然环境短期内不会发生显著改变、人口增加和依赖自然资源发展经济的状况还将持续较长时间的事实,在可以预见的较长时期内,我省滑坡、泥石流的活动水平仍将保持持续上升的态势。

  (六)依靠科技进步,提高地质灾害防治能力及信息化水平(34)

    (二)认真贯彻执行有关政策法规

(五)地质灾害防治现状

  (七)加强地质灾害减灾宣传教育,提高全民防灾减灾意识(34)

    认真贯彻执行国务院《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办法》、《四川省地质环境管理条例》及《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技术要求》。各区、县人民政府应根据省、市地质灾害防御预案结合本地实际,划定地质灾害易发区、危险区范围。位于易发区、危险区或重要地质灾害附近的单位和群体,要建立地质灾害日常观测制度,并随时上报灾害发展情况,接受上级主管部门监督检查。在地质灾害易发区内从事各类生产和建设活动,应采取必要措施,防止诱发地质灾害。在地质灾害危险区内应禁止采矿、伐木、采石、削坡、取土、堆放弃碴(土)、抽取地下水等可能诱发地质灾害的活动,各区、县人民政府还应在危险区边界设立警示标志并予以公告。采取必要措施,防止诱发地质灾害。在地质灾害易发区进行各类建设项目,在其可行性研究阶段或项目立项前,都必须按规定进行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凡新办矿山都应进行矿山地质环境影响评价。

1.工作进展

  (八)依法行政,实行严格的地质灾害防治奖惩制度(34)

    (三)制定地质灾害防御预案,切实落实预防措施

地质灾害预防工作逐步加强。为了做好雨季防灾工作,省政府在每年雨季开始之前都及时发布防灾预案,对灾害多发区和重要隐患点提出防灾要求,并对防灾任务落实情况进行随机检查。在雨季前和雨季中,国土、水利、交通等相关职能部门都积极组织技术人员进行地质灾害巡查,对新出现的隐患点和成灾点进行分析评价,指导基层防灾避灾工作的开展。年终对预案执行情况和效果进行总结。利用“科普周”、“地球日”等活动和电视、广播、互联网等传播媒介,采取图片展示、散发科普材料、专家访谈、科普知识讲座等多种形式,广泛开展地质灾害防灾知识宣传工作。在一些地质灾害危害强烈地区,主动防灾意识逐渐深入人心。

  七、投资需求及资金筹措(34)

    编制地质灾害防御预案是将地质灾害预防工作落到实处的重要手段,也是国务院《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办法》和《四川省地质环境管理条例》的基本要求。各区县国土资源局应结合实际,认真编制本地区《地质灾害防御预案》,对本地区内地质灾害危险性进行预测,划分地质灾害危险区、较危险区和主要地质灾害。主要地质灾害点应掌握其分布、类型、规模、活动周期及主要诱发因素;对活动趋势、危险程度作出评价、预测;落实监测、报警、抢险的组织单位和主要责任人;协助有关部门确定避险疏散措施及路线等。为地方政府指导地质灾害防灾、减灾工作提供决策依据。

地质灾害防治管理体系初步建立。全省16个地(州、市)和129个县(市、区)都组建了国土资源局,设置了地质灾害防治管理机构,配备了管理人员。从2001年开始,已举办了7期地、县级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干部培训班。1999年至2002年,先后在22个县级行政区开展了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工作,同步建立了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初步建立了省、地、县三级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提高了临灾条件下政府的决策效率和处置能力。对地质灾害治理工程的立项、招投标、勘察、设计、施工、监理等环节实施了有效管理,保证了灾害治理目标的实现。对189个建设用地项目进行了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减少了工程建设诱发地质灾害的现象。

  (一)项目概况(34)

    (四)推进“群测群防、群专结合”监测体系

地质灾害防治法规体系初步形成。1998年发布施行了《云南省矿山地质环境保护规定》,2001年发布实施了《云南省地质环境保护条例》,2002年制定并实施了《云南省地质灾害处置规定》。针对群测群防网络建设管理,重大隐患点防灾预案和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编制,以及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制定了有关工作原则和要求。上述法规和要求,为依法开展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提供了依据。

  (二)投资需求(34)

    “群测群防、群专结合”是防御地质灾害的根本方针。结合2005年4.22“世界地球日”宣传活动,大力宣传、普及地质灾害防灾知识。各地应选取当地地质灾害典型事例,教育广大干部、群众掌握简单的地质灾害识别、监测、预报知识和避让措施,提高群众防灾、减灾、救灾意识,力争做到家喻户晓,增强全社会防御地质灾害的主动性和自觉性。市、县地质环境监测机构应保证汛期地质灾害应急调查人员、设备、资金落实,接到灾情通报后即时赶赴现场,协助当地政府制定抢、救灾方案,减少地质灾害损失。

地质灾害工程治理取得一定成效。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云南省在17个地 (州、市)的92个县(市、区)共安排了194个地质灾害防治项目。通过这些项目的实施和完成,在一定范围内抑制了地质灾害持续加重的趋势,为进一步提高地质灾害综合治理成效积累了宝贵经验。

  (三)资金筹措(34)

    (五)加强汛期地质灾害的预报,减少突发性地质灾害造成人员伤亡

2.存在的问题

  八、附则(34)

    一旦接到省地质灾害防治应急指挥部的地质灾害气象预警预报信息,立即逐级下发至相关区县和乡镇,并迅速启动防灾预案,做好临灾准备;同时各乡镇应加大区域内地质灾害巡查力度,加强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监测,并对区域内村民逐户排查,对处于高陡斜坡及危岩的住户,果断采取撤离避让措施,以减少突发性地质灾害发生带来的人员伤亡。

个别地方政府的领导认识不到位。有些地方政府的主管领导,还没有把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当作一项“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大事来抓,对辖区地质灾害发育情况缺乏了解,工作中缺乏预见性和主动性,地质灾害防治目标不明确,任务和措施落不到实处。

  附 表 目 录

    (六)协助配合,通力合作

管理体系不健全防治经费不足。尽管地、县两级地质灾害防治机构已初步建立起来,但地质灾害防治管理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部分人员难以胜任相关管理工作;作为群测群防重要环节的乡镇级管理机构还没有全面建立,群测群防工作无法有效组织起来。与实际需要相比,地质灾害防治经费来源单一,数量不足,影响了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正常开展。

  序号        附 表 名 称            页 号

    在市人民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加强与气象、防洪、救灾等部门的横向联系,密切配合、通力合作、互通情报,确保市、区、县之间的信息畅通,达到上情下达、下情上报、及时掌握雨情、水情、灾情,为制定地质灾害预案和防治措施提供正确依据。

地质灾害调查工作推进力度不够。县域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是了解工作区地质环境、发现地质灾害隐患的主要途径,更是建立群测群防网络的重要基础。在全省129个县级行政区中,目前仅有17%的县级行政区完成了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工作,基础性调查工作严重滞后。

  1       青海省地质灾害调查规划表        35

    (七)完善各项制度,增强应急反应能力

技术支撑体系建设亟待加强。政府主管部门履行地质灾害防治职能,离不开专业技术单位的支撑。目前我省地区级地质灾害防治管理机构普遍没有技术单位支撑,省级技术支撑单位在管理体制上也与工作职能不相适应。地质灾害信息管理方式和手段落后,影响了信息资源的共享。

  2       青海省地质灾害监测网络规划表      36

    要进一步完善汛期值班制度、险情巡视制度和灾情速报制度。各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要成立地质灾害防御领导机构,实行值班、带班制度,向社会公布地质灾害报警电话,接受社会监督。各区、县要立即行动起来,组织技术力量对重点地质灾害危险区和重要地质灾害点进行巡回检查,做到心中有数,督促有关单位、部门落实预防措施,变被动救灾为主动防灾。2005年我市具体安排以下五条路线开展地质灾害巡回检查工作。

二、地质灾害防治方针原则与目标

  3       青海省地质灾害重点治理工程规划表    37

    1.叙永县地质灾害检查路线

(一)方针原则

  4       青海省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规划表     41

    泸州—叙永—震东—后山—两河—高峰—天池

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在工作部署中必须突出重点、统筹兼顾、量力而行。根据我省地质灾害发育规律和危害特点,在地质灾害防治中,要切实贯彻省政府“以预防滑坡泥石流为主、以预测预报为主、以灾前避让为主”的“三为主”方针,坚持“防治结合、群专结合、单项治理与综合治理结合、重点建设规划与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结合”的“四结合”原则。在加强领导、科学管理、增加投入的基础上,通过非工程措施与工程措施的联合使用,保证规划目标的实现。

  5       青海省搬迁避让工程规划表        43

    2.古蔺县地质灾害检查路线

(二)规划目标

  6       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投资估算表     45

    泸州—古蔺—古蔺镇—太平—二郎—石宝—护家—白泥—椒园—双沙

总体目标——通过地质灾害防治法规体系和管理体系建设、以县域地质灾害调查为基础的群专结合监测网络建设、重大地质灾害的综合整治、地质灾害信息系统建设等工作的实施,从根本上扭转地质灾害防治以被动应急措施为主的工作局面;依靠有预见性的、系统的、主动的预防和治理工作,有效约束人为诱发地质灾害的行为,逐步减轻地质灾害对城镇、村庄和重要基础设施的危害。在规划期末,实现全省地质灾害发生频率明显下降、灾害损失显著减少的规划目标。

  附 图 目 录(略)

    3.纳溪区地质灾害检查路线

2010年目标——在完成全省126个①(注①:盘龙、五华为昆明主城区,面积31平方千米,在县域地质灾害调查中将之并入了官渡区)县级行政区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的基础上,基本查明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分布规律和威胁对象,初步建成覆盖全省的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使已发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得到有效监控,结合其它非工程防治措施和重点地质灾害的综合治理,使2003~2010年的全省地质灾害年均损失,降低到规划基准年(2001年)水平之下。

  顺序号          图  名             比例尺

    泸州—纳溪—渠坝—打古—白节—龙车

2020年目标——在群测群防网络建设和专业骨干监测网建设的基础上,建设云南省地质灾害空间数据库,建设覆盖重点防治区的、群测群防与专业监测预警相结合的地质灾害综合防灾体系,结合其它非工程措施和重点地质灾害的综合治理,使2011~2020年全省地质灾害年均损失,显著低于规划基准年(2001年)的水平。

  1      青海省地貌图              1∶400万

    4.合江县地质灾害检查路线

三、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部署

  2      青海省地质灾害易发区分布图        1∶400万

    泸州—合江—榕山—甘雨—先滩—自怀—福宝—凤鸣—五通

根据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和危害现状,结合我省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规划,将全省划分为7个地质灾害防治区(附表4)和7个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附表5)。各区地质灾害的发育环境、危害程度和危害对象不同,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侧重点也不相同。各级政府应根据规划要求,加强对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领导,组织和部署好本辖区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

  3      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图                1∶400万

    5.江阳区、龙马潭、泸县地质灾害检查路线

(一)地质灾害防治区

  前  言

    泸州—泰安—小市三华山—太伏—玄滩

1.滇西北地质灾害防治区

  地质灾害是指包括自然因素或人为活动引发的危害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山体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地裂缝、地面沉降等与地质作用有关的灾害。科学规划地质灾害防治,保护和善待地质环境,避免和减轻致灾地质作用给人民生命和财产造成的损失,对维护社会稳定、保障环境安全、促进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国务院令第394号)、《青海省地质环境保护办法》(省政府令第37号)、国土资源部2001年3月《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规划纲要》、2003年3月《关于编制省级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的函》和青海省人民政府赋予省国土资源厅“组织监测、防治地质灾害,保护地质环境”的行政管理职能,制定《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

    各区、县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和地质环境监测站要密切配合,认真做好汛期检查。

包括迪庆州的德钦、维西、香格里拉,怒江州的贡山、福贡、泸水和兰坪,丽江市的古城区、玉龙、宁蒗和永胜及大理州的云龙,共计12个区(县),面积61228平方千米。

  《规划》中的地质灾害主要指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和冻土冻胀沉陷、盐湖盐溶塌陷、沙漠风蚀沙埋等。

    (七)杜绝人为诱发地质灾害的发生

本区西部属滇西横断山纵谷区北段,东部为横断山纵谷向滇中高原过渡区。高黎贡山、碧罗雪山、云岭与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相间排列,属典型的高山峡谷地貌区。全区地势北高南低,山顶海拔2500~6000米以上,相对高差2000~4900米,大于25度的坡地面积占60%以上。大型活动断裂密集,地壳抬升速度快、幅度大,强震活动频繁,山坡重力地质作用异常活跃,属于地质灾害极易发区。

  《规划》以2005年为基期,2010年为规划期,展望到2020年。规划资料截止到2005年底。

    近年来我市因人类工程—经济活动诱发的地质灾害有逐年增加的趋势。要贯彻地质灾害“谁诱发,谁治理”的原则,加大对破坏地质环境、造成地质灾害行为的处罚力度。要加强对工程建设项目和工矿企业的安全检查,立即制止或整改一切可能诱发地质灾害的行为,消除隐患,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宁蒗、丽江东部和德钦北部地区,地质灾害以滑坡为主,其余地区以泥石流为主且大多分布于怒江、澜沧江河谷及其支流沿岸。区内有9个县城、7个乡镇政府驻地和1个大型矿山受到地质灾害危害或威胁,700千米的公路路段经常因灾阻断交通。

  一、地质灾害现状与面临的形势

    (八)加强以区县为单位的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力度

虽然由于人口密度低和经济欠发达,本区地质灾害直接损失相对较低,但是地质——生态环境对人为工程活动却极为敏感。应通过加强地质环境管理监督,尽量减少采矿、筑路等人为工程活动对地形的扰动破坏。北部地区要加强天然林保护;南部地区要加强生态工程建设。

  (一)地质灾害现状与发展趋势

    为进一步建立健全全省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体系,加大区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力度,对本区县内的地质灾害的情况进行摸底,并进行地质灾害危险性区划,划定危险区,提出防治对策。同时对重大隐患点提出防灾预案建议,建立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体系。今年完成叙永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项目,明年争取合江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项目。

针对危害、威胁城镇的灾点,要尽快完善防灾预案,密切监视灾害发展动态,及时采取防灾避灾措施。对地质灾害频发路段,要设立危险区警示标志并积极进行灾害整治,保证交通干线畅通。重视农村雨季地质灾害隐患排查,发现重大隐患及时组织村民搬迁避让。

  1、地质灾害现状

    (九)主要地质灾害险点防御措施

2.滇东北地质灾害防治区

  青海省位于中国西部,界于北纬31°39′—39°19′,东经89°35′—103°04′之间。东西长约1200km,南北宽约800km,总面积71.75×104km2.青海地形多样,分带性显著。北依祁连山地,西为柴达木盆地,东跨黄土高原,南为青南高原。海拔最高点(昆仑山主峰布喀达坂峰)6860m,最低点(民和县下川口湟水出省境处)1650m.海拔超过3000m的高原、山地面积占省区总面积的五分之四以上。地势具有西南高、北东低与南北高、中部低和山地多、平原少的组合特征。2005年全省总人口533.8×104人。

    全市主要地质灾害危险点共32个,各点主要险情、发展趋势、应急防御措施等详见附表2.全市各级人民政府和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要充分认识防御地质灾害的重要,在国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同心同德,真抓实干,把全市地质灾害防灾减灾工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包括昭通市的绥江、水富、永善、大关、盐津、彝良、威信、镇雄、昭阳、巧家、鲁甸,曲靖市的会泽,昆明市的东川、禄劝、富民、寻甸和楚雄州的武定,计17个县级行政区,面积42405平方千米。

  青海位于青藏高原的东北部,其内有构成全球海拔最高,隆起时代最新、地壳厚度最大,作为青藏高原基础格架并保存较为完整的世界最高原面和构造山系。阿尔金山——祁连山、昆仑山、唐古拉山脉横亘青海省北、中、南部。昆仑山以南是有“三江源”和“中华水塔”之称的我国重要河流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柴达木、青海湖、共和、贵德、西宁等一些规模较大的断陷盆地,夹持于阿尔金山——祁连山山脉与昆仑山山脉之间,为新生代青藏高原隆升的补偿性沉降带。位于各山脉之间的一些山间谷地(河谷——山间盆地),多沿各山脉内较大的断陷带分布,它们明显受构造山地分布骨架所控制,多呈狭长的多字形展布。昆仑山以南的“三江源”、可可西里地区,现仍保存着作为青藏高原原始地貌景观的世界最高原面形态。青海多年冻土发育,青南高原和祁连山地,是省域内的两大多年冻土区。

本区地貌上属滇东北高原峡谷区,沿金沙江右岸呈不规则带状分布。山顶海拔2500~4000米,最大相对高差2000米以上,大于25度的坡地面积占50%。区内分布有小江、五莲峰、渔洒河、大关等活动断裂带,中强地震活动较频繁,属于地质灾害极易发区。

  青海气候干寒。年均气温界于-5.9—8.7℃之间,其中年均气温-2℃等值线以下的多年冻土区分布面积约33.32×104km2.降水时空差异大,年均降水量界于16—750mm之间,全省降雨量多年平均值约为285.6mm.实测最大0.5小时暴雨中心雨量225—294mm.青海寒冻风化、干燥剥蚀和雨洪侵蚀强烈,冻土、盐渍土和黄土等特殊类土发育,新构造运动活跃,斜坡岩土体结构稳定性差。以致与地质构造、岩土性质、地形地貌、气象水文密切相关的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及冻胀沉陷、沙漠风蚀沙埋、黄土湿陷和水土流失等自然地质灾害分布广、危害大。自1990年我省地矿行政主管部门实施地质灾害监测调查职能以来,至2005年的16年期间,全省共发生包括地震、矿山塌陷和崩滑流等突发性地质灾害300起,造成310人死亡和79681.36×104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其中164起(年均10.25起)由自然因素造成,136起(年均85起)由人为活动引起,分别占地质灾害发生总数的54.67%和45.33%。每年造成1938人死亡和498009×104元的直接经济损失。16年期间共发生崩滑流地质灾害262起,占地质灾害发生总数的87.33%,造成129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43741.47×104元。其中144起(年均9起)由自然因素造成,118起(年均7.38起)为人为活动引起。每年造成8.06人死亡和2733.84×104元的直接经济损失。

滑坡、泥石流主要分布在金沙江右岸及其支流小江河谷两岸。在小江中下游不足70千米的河谷中,有各类泥石流沟100余条,素有“世界泥石流博物馆”之称。1965年以来,蒋家沟平均每年爆发泥石流12次,最多一年曾创下爆发28次的记录。人口超载及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长期破坏,是导致地质环境恶化、地质灾害频发的重要原因。区内有8个县城、20个乡镇政府驻地、1个大型矿山受到地质灾害的危害或威胁,53千米铁路和330千米公路经常受到地质灾害袭扰。

  青海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突发性地质灾害不仅具有多发、频发和危害严重的特点。而且随着人类工程—经济活动的加剧,其危害范围、发生频率和致灾程度正在不断扩大和增加;水土流失、土地沙化与风蚀沙埋、冻土沉陷等缓变性地质灾害,不仅分布面积大,而且危害日趋突出。

本区地质灾害的防治,一是要加强生态环境保护,通过陡坡地退耕还林、还草,扩大林、草覆盖面积等措施,减轻土壤侵蚀,抑制滑坡、泥石流发展;二是要继续强化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工作,要把受地质灾害威胁的城镇、村庄和矿山列为监测预警的重点。

  2、地质灾害发展趋势

武定县西北部的东坡、万德和己衣乡等金沙江沿江地带,近期已多次发生大和特大级地质灾害,目前仍存在可能形成大灾、特大灾的隐患点多处。各种迹象表明,这一地区已经进入地质灾害高发期,应引起各级政府的高度警惕,采取有力措施避免重大伤亡事件再度发生。对那些灾害征兆已较明显的村庄,要尽早选择搬迁地点,组织居民主动撤出危险区。必须重视居民地选址中的地质灾害评估工作,科学地规划利用土地。

  近年来,随着经济与社会的持续快速发展和资源消耗增长、大规模工程建设方兴未艾的新形势,筑路建房切坡、矿山滥采乱挖、坡地灌溉跑水、水库渠道病害等人类经济活动引发地质灾害呈上升趋势,地质环境压力不断增加,地质灾害发生数量明显增加,灾害分布面积亦不断扩大。2020年之前,是全省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时期,各类基础设施工程都正在或规划建设中,老矿山继续开发,新矿山正在建设,从而对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任务十分艰巨。

进一步加强防灾知识的宣传、普及工作。昭通市在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工作中积累了很好的经验;武定县和禄劝县在总结教训的基础上,重视隐患排查、主动采取避灾措施,收到了良好效果。这些经验应认真总结推广。

  受区域自然地理和地质环境条件的控制以及人类工程—经济活动的影响,未来一定时期内全省地质灾害高发、频发、群发的趋势不会改变。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突发性地质灾害仍然主要发生在青海东部河湟谷地及山间盆地;矿山地面塌陷灾害主要发生在青北祁连山地等煤矿开采地区;冻土冻胀沉陷灾害主要发生在青南高原和青北祁连山地区;沙漠风蚀沙埋及盐湖盐溶塌陷灾害主要发生在西部柴达木盆地。

3.滇西地质灾害防治区

  (二)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进展

包括德宏州的盈江、梁河、陇川3县,面积7404平方千米。

  1、地质灾害防治法规和行政管理体系建设取得一定进展

本区地处滇西高原中部,以中山宽谷地貌为主,山顶海拔2500米左右,相对高差1000~2000米,大于25度坡地面积占23%。大盈江活动断裂斜贯全区,新生代火成岩大面积分布,不良地质作用异常强烈,雨季高强度局地暴雨频繁,属于地质灾害极易发区。

  成立了以各级地方人民政府主要负责人为组长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建立了防灾预案制度、灾害速报制度、险情巡查制度、汛期值班制度。1998—2005年汛期共进行地质灾害险情巡(调)查599次,派出专业技术人员2324人次,向各级政府适时报送险情专报和调查报告233份;实施了工程建设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省内已有多个单位,获得了地质灾害防治工程勘查、设计、施工、监理资质等级证书;百余人参加了地质灾害防治工程监理工程师培训和地质灾害防治工程设计培训,培养了一大批地质灾害防治的管理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

滑坡主要集中分布于梁河县西部,泥石流主要分布于大盈江沿岸,盈江盆地周缘滑坡、泥石流相对密集。区内有1个县城、6个乡镇政府驻地和许多村寨经常受到地质灾害危害,房屋、耕地和交通、水利设施损失巨大,流域性、区域性灾害多发。1987年以来,由于受坡耕地面积不断扩大和甘蔗等经济作物上山的影响,使中度、极强度和剧烈土壤侵蚀面积大幅度增加,对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发展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03年11月18日省人民政府公布了《青海省地质环境保护办法》(省政府令第37号),2004年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了《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规程》(DB63/498—2004),标志着我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逐步走上了法制化、规范化的轨道。

本区应以大盈江流域泥石流为重点,采用综合措施进行地质灾害防治。根据本区泥石流成群成带、流域性集中发育的特点,应以小流域为单元,上游通过禁伐天然林、封山育林、退耕还林等措施,加强物源区水土流失控制,逐步改善流域生态环境;中下游应通过坡改梯、水改旱、推进土地整理、优化农业生产结构等措施,加强泥石流排导,减轻泥石流对城镇、村寨和各种基础设施的危害。

  2、地质灾害调查工作逐步深入

4.巍山—元江—金平地质灾害防治区

  在地质灾害发育重点县(市)和全省范围内,分别开展了不同精度的地质灾害现状调查。2005年底已完成了西宁市、互助县、民和县、同仁县、湟中县、尖扎县、循化县、乐都县、平安县、化隆县、大通县、贵德县、门源县、兴海县、湟源县、共和县、祁连县、贵南县、同德县、海晏县、玛沁县、德令哈市、玉树县、格尔木市等24个县(市)的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和青东、柴达木盆地等全省大部分地区1∶50万以地质灾害为重点的环境地质调查工作。在24个县(市)内共调查到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有直接威胁的地质灾害隐患点2302处,涉及57036户,计282631人。当地政府落实监测报警和防灾责任人1622处,实施搬迁避让防灾总户数508户,计2473人。

包括大理州的巍山、南涧,思茅地区的景东、镇沅、墨江,临沧地区的云县,楚雄州的双柏,玉溪市的新平、元江,红河州的红河、绿春、元阳、金平、个旧、河口和临沧地区的凤庆,共计16个县(市、区),面积47295平方千米。

  3、地质灾害治理工作成效明显

本区位于滇西山地峡谷区与滇东高原盆地区的过渡带上,哀牢山为区内主要山脉,山峰海拔2500~3200米,相对高差1000~2000米;元江和澜沧江为区内主要河流。红河、哀牢山断裂带规模宏大、活动强烈,沿断裂带变质岩系分布广泛,属于地质灾害极易发区。

  进行了西宁市小西沟泥石流、大寺沟泥石流、瓦窑沟泥石流、林家崖滑坡、王家庄危岩、北山寺危岩、南川东路危岩、光明化工厂滑坡、德令哈市白水河泥石流、杂多县城泥石流、龙羊峡电站虎丘山滑坡、同仁县西山滑坡,循化县比堂沟滑坡等多处危害较大的地质灾害的勘查(调查)和小西沟、瓦窑沟泥石流,同仁西山、小桥大街办事处、虎丘山、光明化工厂滑坡,王家庄、花石峡、林家崖、南川东路危岩等地质灾害应急排险和治理,取得了显著的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

红河县以南地区以滑坡为主,元江县以北地区滑坡、泥石流并重。区内有8个县城、15个乡镇政府驻地、2个大中型矿山受到地质灾害危害或威胁,385千米公路经常受到地质灾害危害。1996年以来,元阳、景东、墨江、金平、新平相继发生过大或特大级地质灾害。

  4、初步建立了地质灾害监测网

本区地质灾害大多发生在元江一级支流沟谷中,这些地段通常具有山坡土层厚度小、下伏岩层多为顺层坡的特点。在高强度降雨激发下,即使一些植被较好的地段,也会由于土层过度饱水、山坡结构类型不利,而出现滑坡、泥石流群发现象;与其它区域相比,地质灾害的突发性更明显,加快群测群防体系建设尤显必要。

  对重要经济发展和人口集中地区的一些危害较大的地质灾害体,开展了专门监测。如,西宁市林家崖滑坡、西宁市王家庄滑坡、西宁市南川东路滑坡、西宁市北山土楼观滑坡等。通过实施地质环境监测,适时发布青海省地质环境监测情况通报和地质环境质量状况年报,为地质环境的监督和管理提供了科学依据。通过举办各级国土资源管理干部培训班、“4.22”世界地球日科普宣传活动、电视宣传讲座以及在县(市)地质灾害调查工作中向基层组织负责人发放填写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明白卡、向受地质灾害威胁的群众发放填写地质灾害防治避险明白卡等,提高了受灾害威胁地区干部群众的减灾防灾意识。

在每年雨季到来之前,对地处沟谷岸坡上的居民地要认真巡查,做好已有隐患点和新隐患点的监测预警工作。针对本区矿山较多、采矿活动对地质环境质量影响显著的特点,要切实加强矿山防灾工作的检查监督。

  5、积极开展地质灾害调(巡)查、监测,及时编制了部分地区的防治规划

5.滇中地质灾害防治区

  通过地质灾害调(巡)查和监测,多次查出崩塌、滑坡灾害险情并及时报告当地政府,确保了1619余户9390人的安全。其中,1999—2005年成功预报滑坡7处,涉及村民500余户、4660余人;为有效地开展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先后完成了海东地区主要城镇及交通干线地质灾害调查与防治规划、西宁市地质灾害危险区红线图等重点区、段的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的编制工作。

包括丽江市的华坪,大理州的剑川、洱源、宾川、漾濞、大理、鹤庆、祥云、弥渡、永平,玉溪市的易门、峨山、通海、华宁,曲靖市的宣威、麒麟、沾益、马龙,红河州的石屏、屏边、蒙自、建水、开远,文山州的马关、麻栗坡,德宏州的瑞丽、潞西,保山市的龙陵、腾冲、施甸、昌宁、隆阳,临沧地区的双江、镇康、永德、耿马、临沧、沧源,楚雄州的禄丰、大姚、姚安、南华、牟定、永仁、楚雄、元谋,昆明市西山、安宁,思茅地区的景谷、普洱、江城,计51个县(市、区),面积136981平方千米。

  (三)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以元江河谷为界,西部为滇西山地峡谷区南段,山顶海拔2000~3500米,相对高差1000~2000米,大于25度坡地面积约占40%;河流主要沿断裂发育,软弱地层条带状分布。东部为滇中高原地貌区,山顶海拔2000~3000米,高差1000~1500米,大于25度坡地面积占25%左右;多条近南北向活动断裂大致等间距分布,对山川水系格局控制明显。

  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虽然取得了很大进展,但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为:

本区属于地质灾害易发区,区内有11个县城、30个乡镇政府驻地和3个大型矿山受地质灾害危害或威胁。

  1、地质灾害防治责任制尚未全面到位。地质灾害防治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责任重大,根据《地质灾害防治条例》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对所辖地区地质灾害防治负总责,各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所管理地区地质灾害防治的组织、协调、指导和监督工作,其他有关部门按照各自的职责负责有关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但目前各有关部门尚未能遵照《地质灾害防治条例》要求,将各自职责范围内的地质灾害隐患点防治责任层层落实到人、到点。

区内地质灾害的分布与人为活动关系密切,许多灾害由人为工程活动直接诱发。认真执行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扩大防灾、减灾知识宣传覆盖面,是本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重要任务。同时,为了减少灾害突发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应以受到地质灾害危害、威胁的城镇和矿山以及其它地质灾害密集地段为重点,加强群测群防网络建设。要积极推进小城镇建设,使受地质灾害威胁的群众得到妥善安置。

  2、地质灾害调查、监测工作滞后,防治工作亟待加强。青海地域辽阔、位处偏远,地质灾害防治的基础工作,近年虽得到了加强,但仍有较多欠帐,大部分重点灾害区尚未建立动态监测及信息管理。地质灾害调查、监测等方面需要安排的工作还很多。湟水、黄河沿岸特别是丘陵、河谷高陡斜坡段的滑坡、崩塌、泥石流多发地带的村庄和主要交通干线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地质灾害的危害或威胁。重工程建设轻灾害防治的现象和只顾眼前局部利益,不顾引发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地质灾害的开山、挖坡、乱弃渣石(土)等不合理的人类工程—经济活动仍然存在。

6.滇南地质灾害防治区

  3、地质灾害防治经费缺乏。地质灾害调查、监测与管理经费没有列入各级地方财政预算,专项勘查、治理经费没有资金来源,尚未形成多元化投入保障机制。省会西宁市和黄南州、玉树州、海西州州府等所在城镇,一些危害严重又急需治理的崩滑流隐患点得不到及时治理,时刻影响着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安定。

包括思茅地区的西盟、澜沧、思茅、孟连,西双版纳州的勐海、景洪、勐腊,计7个县(市、区),面积35149平方千米。

  4、地质灾害防治技术手段落后,专业技术人员缺乏。随着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日趋迫切和地质灾害勘查、设计、治理、监测等工作的大幅度增加,无论在地质灾害调查、研究与评价上,还是在勘查、治理与监测中,新方法、新技术、新理论的应用和推广都明显落后,现有专业监测部门技术人员不足,州(地)市、县专业技术人员缺乏,地质灾害预报预警水平较低,难以适应新形势下对防灾减灾工作的基本要求。

地处滇西纵谷区南段,西部呈中山宽谷地貌,东部呈中山盆地地貌,地势由北向南逐步降低;山顶海拔一般低于2400米,相对高差500~1000米,大于25度的坡地面积占30%左右。澜沧—勐海断裂、孟连断裂和打洛断裂是区内主要活动断裂。

  (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面临的形势

本区属于地质灾害较易发区,灾害类型以滑坡和洪水型泥石流为主。区内有1个县城和 3个乡政府驻地受到滑坡的危害。

  1、经济社会发展对地质灾害防治提出了更高要求。今后15年,是我省实施西部大开发、大发展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时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地质灾害易发区内的人口将进一步增长,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将进一步扩大,若不采取切实可行的防治措施,地质灾害所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必将同步增长,其影响危害也会愈来愈大。

应充分利用本区地质—生态环境总体上较好、人均土地面积较高的有利条件和省政府关于小城镇建设的优惠政策,把自然环境较差区域的一些少数民族村寨,迁至自然条件更好的地段,从根本上解除地质灾害的隐患。

  2、地质灾害仍威胁着一些重大工程和城镇的安全。黄河龙羊峡——寺沟峡等大型水电工程,煤炭等大型矿山工程,国道、省道等主干公路、青藏铁路、兰青铁路和西宁市、隆务镇、结古镇等县级以上12座城镇,多位于或穿越地质灾害易发区,都潜在着不同程度的地质灾害威胁。

局部生态环境恶化导致的水土流失,是产生洪水型泥石流灾害的重要诱因,应通过陡坡地退耕还林、调整农业结构、扩大自然保护区面积等措施,积极促进天然植被的恢复,改善区域生态环境质量。

  3、采矿引发的环境问题,形成了许多地质灾害隐患。青海矿产资源丰富,开发潜力巨大,长期以来,许多矿山固体废弃物任意堆放,形成了严重的崩塌、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隐患。煤炭等采矿活动引发的地面塌陷规模也越来越大。

7.滇东南地质灾害防治区

  4、青东贫困山区地质灾害频发。我省人口及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青海东部山区城镇和农村,特殊的黄土地质和暴雨气象条件以及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活动,致使该区地质灾害年年发生。以人为本的地质灾害防治任务艰巨。

包括曲靖市的陆良、师宗、罗平、富源,昆明市的官渡、盘龙、五华、呈贡、晋宁、石林、宜良、嵩明,玉溪市的江川、澄江、红塔,红河州的弥勒、泸西,文山州的广南、丘北、砚山、西畴、文山、富宁,计23个县(市、区),面积52748平方千米。

  二、地质灾害防治的指导思想、原则和目标

大部属滇东高原盆地区,高原湖泊和盆地相对密集。西北部出露地层以碎屑岩为主;东南部以碳酸盐岩为主,岩溶洼地、峰丛、峰林、溶洞、暗河十分发育。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山顶海拔800~2900米,相对高差300~1500米,大于25度坡地面积占20%。

  (一)地质灾害防治的指导思想

本区属于地质灾害较易发区。灾害类型除滑坡、泥石流外,还有地面岩溶塌陷和地面沉降,灾点主要分布于矿山、铁路和公路沿线。区内有1个县城、1个乡政府驻地、2个大型煤矿及20余个小型矿山受到地质灾害的危害,有216千米铁路和84千米公路经常受到地质灾害的危害。

  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按照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为目标,坚持“以人为本,预防为主,合理避让,重点治理”的总原则,建立健全地质灾害防治机制、体制,完善地质灾害防治的法律法规,努力提高地质灾害预测预警能力和防治水平,促进人与地质环境和谐,努力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地质环境安全保障。

高原湖泊既是环湖地区生活、生产用水的重要水源,又是重要的旅游景观资源和环境要素,在制定湖泊保护法规和保护规划中,应把环湖地区地质灾害防治作为重要内容加以体现,并在施行过程中加强监督。

  (二)地质灾害防治原则

集体和个体小矿山是地质灾害分布相对密集的地段,应作为本区地质灾害防范的重点加强监测预警工作。

  1、坚持“以人为本,预防为主,避让与治理相结合”的原则

(二)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

  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放在首位,最大限度减少人员和财产损失,将受地质灾害威胁的城镇、人口集中居住区、风景名胜区、大中型工矿企业所在地和交通干线、重点水利电力工程等基础设施作为地质灾害防治重点。对受地质灾害威胁的分散居民点,特别要将不适宜人居环境的山区贫困村、社实行搬迁,实现避灾、脱贫和改善生态环境相结合。

1.“三江”滑坡、泥石流重点防治区

  2、坚持“统一管理、分级分部门负责”的原则

包括德钦、维西、兰坪、云龙、宁蒗、永胜、古城、玉龙、大姚9县(区),地处滇西北“三江”高山峡谷区,山坡稳定性极差,破坏性地震多发,滑坡、泥石流活动频繁,危害严重。“三江”地区是我省重要旅游区,兰坪铅锌矿是国家有色金属矿产基地,永胜县是滇西北人口密度最高的县份之一。

  坚持“省人民政府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全省地质灾害防治的组织、协调、指导和监督工作,其他有关部门按照各自的职责负责有关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州(地、市)、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地质灾害防治的组织、协调、指导和监督工作”的统一管理和分级分部门负责管理原则。

地质灾害防治重点是通过非工程措施加强采矿秩序管理,通过工程措施加强矿山地质灾害整治;对近年来地震多发区、主要旅游区和旅游交通干线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排查、监测,在危险地段设置警示标志;通过综合工程治理抑制城镇地质灾害发展,降低成灾风险;通过群测群防和主动搬迁避让,减轻地质灾害对村寨的危害;在各类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加强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和防治措施落实情况的检查。

  3、坚持“谁引发、谁治理,谁受益、谁出资”的原则

2.永善—彝良滑坡、泥石流重点防治区

  坚持“因自然因素造成的地质灾害的防治经费,列入地方有关人民政府的财政预算”制度、“因工程建设等人为活动引发的地质灾害的治理经费,按照‘谁引发、谁治理’的原则由责任单位承担”制度、“因自然因素造成的特大型地质灾害,确需治理的,由省人民政府组织治理。因自然因素造成的其他地质灾害,确需治理的,由州(地、市)、县人民政府组织治理”的原则。

包括永善、盐津、大关、彝良、昭阳5县(区),地处滇东北中山峡谷区,破坏性地震较频繁,山坡稳定性极差,滑坡、泥石流活动强烈,生命财产损失巨大。人口密度高、陡坡垦殖面积大、生态环境质量差、土壤侵蚀强烈是造成地质灾害多发的重要因素。

  4、坚持“统筹规划、突出重点、分步实施、全面推进”的原则

地质灾害防治重点是加快群测群防网络建设,深入宣传普及地质灾害防灾减灾知识,采取综合措施减少陡坡垦植面积,约束人为工程活动中的不合理行为,对威胁城镇的地质灾害进行综合治理,切实加强地质灾害隐患点的监测预警。

  综合考虑青海省各地地质灾害特点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进行统一规划,分阶段实施。重点抓好对人民生命财产和交通干线、重点水利电力工程等基础设施的地质灾害防治,力争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带动和推动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抓紧安排地质灾害多发县(市)的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编制工作,集中资金优先安排基础性调查、勘查、监测和重要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

3.东川—武定滑坡、泥石流重点防治区

  5、坚持依靠科技进步与创新,提高地质灾害防灾减灾能力和水平原则

包括东川、寻甸、禄劝、武定4县(区),地处滇北中山峡谷区,小江断裂地震活跃,小江流域滑坡、泥石流密度高,规模大,成灾频繁;东川铜矿采矿历史悠久,采矿活动对生态环境和地形地貌的破坏,是造成小江流域性地质环境恶化的重要因素;禄劝和武定县金沙江沿岸地带山坡稳定性极差,大型地质灾害连续发生。

  加强和完善地质灾害监测预警预报信息系统建设,宣传和推广地质灾害防治新技术、新方法,降低地质灾害防治费用,全面提高地质灾害防灾、减灾的能力和水平。

地质灾害防治重点是通过政策导向,调动各方面积极性,以稳、拦、排工程为先导,以生态工程建设为主体,积极争取国家支持,由点到面地推进小江流域地质灾害综合整治。

  (三)防治目标

金沙江沿岸乡镇要继续加强隐患点排查和监测预警工作,做好受地质灾害危害、威胁村寨的群众搬迁安置工作。

  全省地质灾害防治的总体目标是:建立与全面小康社会相适应的地质灾害防治法律法规体系和监督管理体系,严格控制人为地质灾害的发生;加强基础调查工作,基本掌握我省致灾地质作用的分布与危害;加强群专结合的地质灾害监测网络和信息系统建设,建立并逐步完善地质灾害监测预警体系,地质灾害预警能力和防治能力得到新的提高;积极争取国家地质灾害预警专项资金,调动多方积极性,加大地质灾害治理力度,努力使危害严重的重大地质灾害点基本得到整治,使突发性地质灾害所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明显降低,将地质灾害防治从分散的被动的应急状况,转变为有组织的有预见性的防灾减灾局面。

4.大盈江流域滑坡、泥石流重点防治区

  1、近期(2006—2010年)规划目标

包括盈江、梁河2县,地处大盈江流域中山宽谷区,降水季节集中、多局地大暴雨,滑坡、泥石流灾害并重。

  ——完成43个县(市)的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附表一),圈定地质灾害易发区,掌握全省地质灾害发育与分布规律,建立和完善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体系,使已查出的、新发现的和正在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得到有效监控和防范。

地质灾害防治重点:一是加强灾害性暴雨天气的预报预警,为群众防灾避灾争取时间;二是通过工程措施与非工程措施相结合的方法,对大盈江进行综合治理。

  ——进行防灾减灾知识培训和群测群防网络建设(附表二),开展青东地区地质灾害危害严重的重点县的地质灾害详查。使分散的受地质灾害威胁的大部分村(居)民得到搬迁。

5.滇池流域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重点防治区

  ——提高汛期突发性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水平,使汛期地质灾害防治更主动,更有针对性,地质灾害气象预警预报工作推进到州(地)级;建立汛期突发性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增强应急反应能力,最大限度地减少地质灾害对人民生命财产造成的损失。

包括昆明市4区和呈贡、晋宁、安宁3县(市),中部为昆明断陷盆地,周围中低山环绕。昆明市是云南省省会,全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实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化、规范化,遏制可能引发地质灾害的不合理的工程建设活动,从源头上减少地质灾害的发生。

地质灾害防治重点是:盆地周围以滑坡、泥石流为主,盆地东部以地面塌陷为主,环湖地带以地面沉降为主。滑坡、泥石流防治以监测预警和工程治理为主;地面塌陷和地面沉降防治以危险区避让、地基土改良加固、优选基础型式等工程措施为主。

  ——完成西宁市、黄南州州府隆务镇、玉树州州府结古镇等6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附表三),使威胁严重的重要地质灾害得到有效防治。

6.南涧—云县滑坡、泥石流重点防治区

  2、远期(2011—2020年)规划目标

包括南涧、云县、景东、楚雄、双柏、新平6县(市),地跨澜沧江、红河两大流域,属高—中山河谷地貌区,易发生滑坡的岩土体分布广泛,滑坡、泥石流活动频繁。楚雄市是楚雄州州府驻地,新平大红山铁矿是昆钢铁矿石重要基地,漫湾和小湾两个大型水电站位于本区。

  ——完成43个以县(市)为单元的地质灾害详查,进一步区划地质灾害易发区、多发区,主要灾害点的分布及其危险性、危害程度等。

地质灾害防治重点是加强地质灾害调查评价,健全建实群测群防网络,减少筑路、采矿等工程活动对山坡的扰动,加强异常降雨诱发滑坡、泥石流灾害的预报预警工作。

  ——建立起相对完善的地质灾害监测预报群测群防网络体系。在防治技术、方法方面有明显提高,使危害特别严重并需要治理的致灾危险点得到有效治理(附表三)。

7.红河—河口滑坡、泥石流重点防治区

  ——建立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治理矿山引发的地质灾害。

包括红河、绿春、元阳、个旧、金平、河口6县(市),属滇南中山河谷地貌区,降水量大且时段集中,多局地暴雨,山坡岩土体饱水或在工程扰动下极易变形滑动;矿山开采遗留的环境地质问题较多。

  ——建立起相对完善的地质灾害防治法律法规体系和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地质灾害防治监督管理体系。

地质灾害防治重点是加强城镇地质灾害综合治理;推进闭坑矿山、废弃渣场的整治;进一步健全群测群防网络,积极开展降雨诱发滑坡、泥石流灾害的预报预警工作。

  ——地质灾害气象预警预报工作推进到县(市)级。

四、地质灾害防治主要工作项目

  三、地质灾害易发区划分

(一)地质灾害调查

  (一)分区原则

1.县域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

  地质灾害易发区是指具有地质灾害形成的地质地貌条件和在自然等营力作用下,容易产生地质灾害的区域。青海地质灾害的形成和发育程度主要受地形地貌、地层岩性、地质构造、气象水文等自然因素以及人为不合理工程—经济活动的共同影响,因此,根据已有地质灾害、环境地质、工程地质等专项调查成果,按照地质灾害主要灾种发育与分布的地区、地带性特征与“区内相似,区际相异”的分区原则,划分地质灾害易发区。

县域地质灾害调查,是查明地质灾害隐患、建立群测群防网络、制定地质灾害防灾预案、编制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的重要基础,是规划期内最重要的地质灾害调查工作。具体任务是,除2002年末已完成的22个县(市、区)外,其余104个县(市、区)的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工作要在2003~2010年的8年内全部完成(附表6)。

  (二)易发区概述

2.城镇地质环境质量调查评价

  1、崩塌、滑坡、泥石流灾害易发区

众多城镇因地质灾害危害严重而被迫搬迁的事实表明,在制约城镇发展的诸多自然因素中,地质环境条件对城镇建设起着决定性作用。开展县城和乡镇政府驻地集镇地质环境质量评价工作,可以为城镇化进程中的地质灾害防治提供重要依据。在查明城镇地质环境缺陷的基础上,通过主动防灾措施降低城镇遭受地质灾害的风险,为我省推进城镇化建设战略创造条件。计划利用2004~2015年12年的时间,完成43个县城、70个乡镇政府驻地的地质环境调查与评价工作(附表7)。

  青海省崩滑流地质灾害易发区,包括东部河湟谷地区,西部环柴达木盆地山前带、南部高原峡谷区和北部山地区四个易发区(带)。其中东部河湟谷地区包括达日县与门源县以下的黄河干支流基岩峡谷带和其间的黄土红层丘陵区;西部环柴达木盆地山前带包括南缘昆仑山、北缘宗务隆山和阿尔金山山前片理化侵入岩、火山岩沟谷带;南部高原峡谷区包括澜沧江干支流灰岩、泥(页)岩,通天河、大渡河干支流薄层状砂岩、板(泥)岩峡谷区;北部山地区包括祁连山黑河、北大河和疏勒河片理化火山岩、砂(泥)岩山地峡谷区。

3.重要经济发展区地质灾害风险区划

  青海四个崩塌、滑坡、泥石流灾害易发区地质灾害灾种和发育程度及易发性差异在于:东部河湟谷地区是全省崩滑流的最重要分布区和承灾区,其内滑坡、泥石流的发育程度几乎到了“处处见滑坡,沟沟是泥石流”,加之地域狭窄、城镇和乡、村住宅及基础设施密集,每年的崩滑流灾害损失均位居全省之冠;西部环柴达木盆地山前带沟谷泥石流为该带地质灾害的主要灾种。虽然盆地气候干旱、少雨、泥石流发生的频率低,但泥石流灾害严重,如1996年8月20日发生于德令哈市北侧宗务隆山的白水河泥石流,冲毁了沿沟布设的9座水电站,造成5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达2500×104余元;南部高原峡谷区和北部山地区的地质灾害灾种以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灾害为主,前者多发生于峡谷高陡斜坡带,巨型崩滑体常将河道堵塞,如1998年4月18日发生于澜沧江一级支流子曲娘都龙尕岩崩堵塞河道,形成高达40m左右的挡水坝,使囊谦县众多居民住宅淹没倒塌。1999年6月3日杂多县县城泥石流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200×104元。2003年7月29日玉树县县城泥石流,造成死1人、伤11人,使1640户、9843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500×104元。祁连县县城冰沟村于2005年8月27日、10月6日发生的两个滑坡体体积高达960×104m3,侵占冰沟河床长800m、宽120m,迫使冰沟河向西改道,使紧邻其下游的祁连县县城雨汛期防灾形势严峻。

为了配合蒙(自)开(远)个(旧)城市群的规划建设、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区和昆(明)河(口)铁路沿线区域开发建设,在规划期内,拟分阶段开展蒙开个、澜沧江流域和昆—河铁路沿线区域的地质灾害风险性区划。2004~2005年,以蒙开个城市群为试点区域,建立地质灾害风险区划工作模式;2006~2010年,完成其余两个区域的地质灾害风险区划工作(附表8)。

  2、冻土冻胀沉陷灾害易发区

(二)监测预警和应急反应系统建设

  青南高原和祁连山地,是省域内的两大多年冻土区,其分布下界大致与年均气温-2℃等值线相当。全省多年冻土分布面积约33.32×104km2.其中黄河流域为8.26×104km2;长江流域为10.65×104km2;澜沧江流域为1.30×104 km2;可可西里地区为2.13×104 km2;柴达木盆地为7.95×104 km2;祁连山(河西水系)为1.54×104 km2;青海湖——哈拉湖盆地为1.49×104 km2.多年冻土厚度,祁连山地一般在25—90m左右,最厚达139.3m;青南高原鄂拉山、阿尼玛卿山地区一般在15—78m左右,最厚达91.5m.鄂陵湖湖岸地带为42.97m.巴颜喀拉山曲麻莱以东地区为30—40m左右。长江源区青藏公路沿线一般在30—50m之间,老温泉一带达88m.

1.群测群防监测网络建设

  青南高原和祁连山地山原区由于地形和缓,地表、地下水径流滞缓,松散层发育和日温差较大、正负温交替频繁,因而地区多年冻土的冻胀、融沉等表生地质作用现象和类型也极为发育,如寒冻风化形成的石海、石冰川、石条、岩屑坡(锥),冻胀形成的冻胀丘、疙瘩状草丘、阶梯状草坡、石环、冰丘、厚层地下冰,热融沉陷形成的湖塘、洼地以及融冻形成的泥流、滑塌等。上述冻土冻融地质作用现象的发育与分布,有些与地形地貌条件密切,如石海、石冰川、热融滑塌、融冻泥流;有些则是地下水活动的产物,如冰丘、冻胀丘;有些则与厚层地下冰的存在有关,如热融湖塘、洼地。就它们的演变过程而论,它们的动态变化又常受到次一级地形地貌和地质环境的影响,如热融滑塌和融冻泥流虽然多发育于山地丘陵的缓坡地带或河谷阶地后缘,但热融滑塌的形态及规模又随坡度而异:坡度小于3°的地方,很少发生滑塌,在热融作用下往往只发生沉陷;在3°—5°的山坡上常形成圈椅型沉陷或滑塌;大于5°的山坡 ,易渐次形成新月型 、长条型、支叉型牵引式滑塌;大于20°的山坡,滑塌少见,但坡地融化层一旦被水饱和(多发生于暖季多雨雪期)便会沿着隔水的冻土层上限面顺坡蠕滑形成龙头(蝌蚪)状融冻泥流。

按照县域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的工作进度,同步建设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到2010年,实现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覆盖我省16个地(州、市)、129个县(市、区)的目标。

  青南高原和祁连山地冻土冻胀沉陷地质灾害类型,以线路工程为例常见的灾种主要有边坡热融滑塌和路基冻融沉陷、热融沉陷、热融蠕滑等。其中边坡热融滑塌系工程削坡、挖沟引起,如青藏线风火山、宁玉线姜路岭等段路堑边坡溯源牵引式热融滑塌,自1960、1982年始至今尚未停止;路基冻融沉陷是由于路基高筑后,排水措施不到位或不合理,致使路基下部或一侧土体长期处于反复冻融地质作用下而引发的路基变形沉陷;路基热融沉陷是冰丘、冻胀丘、厚层地下冰和富冰冻土草沼发育段最常见、最不易根除的冻土沉陷地质灾害,因为上述冻土现象多与深层地下水的补迳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路基热融蠕滑系建筑于阴坡冻土斜坡上路基的主要破坏形式,主要由其下冻土季节活动层暖季的微量顺坡蠕滑引起。

2.专业监测骨干网络建设

  3、盐湖盐溶塌陷灾害易发区

依托现有地质环境专业监测单位,逐步完善我省专业地质灾害监测站网建设。在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和昆明、玉溪、大理、开远、楚雄、曲靖及景洪等7个地区级地质环境监测站的基础上,再增建9个地级站。通过对原有站管理体制的调整和新站建设,到2010年使我省每个地(州、市)都有1个地质环境专业监测站,由总站和16个地级站组成云南省地质灾害专业骨干监测网,对重大地质灾害隐患点实施专业化的监测预警。

  青海现代盐湖(卤水湖、半干涸盐湖和干涸盐湖)主要分布于柴达木盆地,共和盆地、黄河源区和可可西里地区也有零星发布。柴达木盆地西北自尕斯库勒湖—冷湖,东南至团结湖—柯柯盐湖,分布着32个卤水湖及石盐滩地,总面积约3.18×104 km2.天然条件下,石盐层受盆地周边上部潜水的接触溶蚀和下部承压水的天窗通道溶解,形成塌陷溶蚀沟和溶洞。盆地石盐层塌陷溶蚀沟槽和溶洞群发育区(带)主要分布在尕斯库勒湖东南、昆特依盐湖北部和依克柴达木湖东岸以及达布逊湖北岸—北、南霍布逊湖东部干盐滩区。盆地盐湖盐溶塌陷对建筑工程的危害,主要表现为路基的塌陷灾害,如敦煌至格尔木公路和青藏铁路在通过察尔汗盐湖干盐滩区时,都曾对路基的盐溶塌陷进行过反复整治。

3.气象预警系统建设

  4、沙漠风蚀沙埋灾害易发区

多数滑坡、泥石流成灾突然,发现前兆时往往灾害已经迫近,使防灾避灾工作经常处于被动境地。高强度降雨过程是激发滑坡、泥石流的主要自然因素,滑坡、泥石流气象预警系统的建设,可以在降雨过程预测和区域地质环境分析的基础上,为各级政府部署防灾工作指出危险区域和危险时段,提高防灾工作的针对性和预见性。

  青海1994年沙漠面积为4.63×104 km2,其中流动沙丘面积为2.448×104 km2,半固定沙丘1.237×104 km2,固定沙丘0.945×104 km2.柴达木盆地沙漠面积为2.54×104 km2,占全省沙漠面积的54.9%,其中流动沙丘1.53×104 km2,占全省流动沙丘面积的62.4%。共和盆地沙漠面积为0.22×104 km2,占全省沙漠面积 4.8%,其中流动沙丘0.16×104 km2,占全省流动沙丘面积的6.5%。半固定、固定沙丘0.06×104 km2,占全省半固定、固定沙丘面积的28%。青海湖盆地沙漠面积为0.03×104 km2,占全省沙漠面积的0.6%,其中流动沙丘0.03×104 km2,占全省流动沙丘面积的1.2%,半固定沙丘0.001×104 km2,占全省半固定、固定沙丘面积的0.4%。黄河源地区沙漠面积为0.13×104 km2,占全省沙漠面积的2.8%,其中流动沙丘0.10×104 km2,占全省流动沙丘面积的4.1%,半固定沙丘0.03×104 km2,占全省半固定、固定沙丘面积的1.4%。长江源地区沙漠面积为0.62×104 km2,占全省沙漠面积的13.4%,其中流动沙丘0.62×104 km2,占全省流动沙丘面积的25.3%。

从2004年雨季开始,省国土资源厅与省气象局合作,将在省电视台的天气预报节目中,发布全省滑坡、泥石流灾害性天气预报预警信息。2005~2006年,以红河州和玉溪市新平县为示范区,在小流域滑坡、泥石流敏感性区划和改进降雨预报精度的基础上,进行小流域滑坡、泥石流灾害性天气预报预警的尝试。取得示范经验后,逐步向其它地区推广,于2010年前后初步建成监测站网配套、运行机制合理、组织管理科学的云南省滑坡、泥石流气象预警系统。

  区内沙漠的沙丘移动,一方面掩埋沙漠绿洲的农田、牧草地和村舍、渠道、公路,另一方面使穿越其间的国道、省道和青藏铁路普遍出现沙埋线路、沙蚀路基、线路积沙、扬沙、阻塞桥涵等沙害现象。而共和盆地沙丘的移动,尚对龙羊峡水库有淤积作用。

4.应急反应系统建设

  四、地质灾害防治总体部署

我省各地(州、市)和县(市、区)都必须建立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2004年,完成全省16个地(州、市)的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建设;2006年,完成全省129个县(市、区)的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建设。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的任务是,发现险情或接到险情报告后,及时组织相关人员赶赴现场,对灾情、灾因、灾害发展趋势作出利学的分析判断,提出采取应急措施、减轻灾害损失的建议。

  (一)防治分区

(三)地质灾害信息系统建设

  根据地质灾害易发区分布,结合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全省划分为重点、次重点和一般防治区。

地质灾害信息系统建设于2005年启动,2010年完成。地质灾害信息系统建设任务主要涉及数据库建设和信息传输网络建设两个方面。前者主要是在基础地理、地质信息系统的基础上,叠加地质灾害空间信息和防治管理信息专业数据库;后者主要是在省、地两级地质灾害防治主管部门和地质环境监测站之间实现宽带网路联接,以保证应急救灾信息传输渠道的畅通和防灾减灾基础信息的共享。

  (二)分区部署

(四)重点地质灾害治理工程

  1、青东崩塌、滑坡、泥石流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

到2010年,完成兰坪、永胜、盐津等16个县城的地质灾害工程治理;到2020年,完成期纳(永胜)、嘎洒(新平县)、宜茨(楚雄)等79个乡镇政府驻地的地质灾害工程治理(附表9)。治理工程排序可能受灾情变化、需要治理的城镇数量增加和治理经费到位情况等因素的影响,在实施过程中,将根据具体情况对工程顺序和数量进行相应调整。

  (Ⅰ)主要分布于西宁市、海东地区、同仁县、尖扎县及大通河、黄河、长江、澜仓江等峡谷地带。面积740×104 km2,占全省总面积的10.31%.地貌类型以中山、丘陵为主,地势起伏大。流水侵蚀强烈,沟深坡陡,地形破碎,植被稀疏,水土流失严重。是省内人口最密集、经济最发达,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等地质灾害最发育的地区。

(五)泥石流治理示范区建设

  本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重点:

东川泥石流开发性治理示范工程,是《全国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规划(讨论稿)》确定的全国地质灾害点治理示范工程之一,我省将按照国土资源部的部署,做好东川泥石流灾害治理示范区建设工作。

  近期,完成重点地区地质灾害详查和西宁市、海东地区、黄南州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建立健全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体系和群专结合的监测预报体系。对重大的地质灾害危险点进行勘查治理,建立健全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加强建设工程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避免将城镇、重要设施建在受地质灾害严重威胁的地带和尽可能减少采矿等人为活动引发地质灾害。对矿山要加大治理力度,保护矿山地质环境,防治煤矿矿山地面塌陷。

东川泥石流灾害治理示范区建设的思路是:选择危害面较大造成大量土地无法利用的泥石流沟,采取国家给予优惠政策和少量资金补助的办法,鼓励企业、个人出资治理,获得土地使用权。通过示范取得经验后逐步推广,探索地质灾害治理与土地开发利用相结合的新路,缓解政府地质灾害防治投入不足的压力。按照《全国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规划(讨论稿)》,东川泥石流开发性治理示范工程将于2003年启动。

  建成西宁市林家崖滑坡、北山寺滑坡、隆务镇西山滑坡等监测预报及综合治理示范区。对于地质灾害危险区严格审批制度、科学限制建设,以保障现有城市设施安全和科学规划城市建设。

五、经费安排

  中远期,建立健全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体系和群专结合的监测预报体系。对重要的地质灾害危险点进行治理和搬迁避让。全面实行建设工程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使人为引发的地质灾害明显降低。开展对坎布拉、互助北山等国家地质公园及风景名胜旅游区的地质灾害调查。

省、地、县三级政府地质灾害防治主管部门的经常性工作费用,由同级人民政府列入年度财政计划。

  加强龙羊峡、李家峡、公伯峡、积石峡、寺沟峡等峡谷地段的地质灾害调查,对威胁与危害龙羊峡、李家峡、公伯峡等水电工程的地质灾害,进行勘查、综合治理和监测,保障水电资源开发重点地段开发活动实施和大中型水电工程的安全。

基础性工作项目经费(县域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城镇地质环境调查评价、重要经济发展区地质灾害风险性区划、地质灾害预警系统建设、地质灾害信息系统建设、地质灾害专业监测站网建设),在积极争取国家财政支持的基础上,根据项目性质和受益行政区域,由省财政专项安排经费或由省、地、县三级财政按比例分担。

  2、环柴达木盆地泥石流地质灾害次重点防治区(Ⅱ)

因自然因素造成的地质灾害的防治经费,列入省、地、县人民政府的财政预算;因工程建设等人为活动引发的地质灾害的治理费用,按照谁引发、谁治理的原则,由责任单位承担。

  主要分布柴达木盆地边缘地带。面积4.35×104 km2,占全省总面积的606%.地貌类型以中山、山前戈壁砾石带为主,地势开阔平缓。地层岩性以片理化侵入岩、火山岩和巨厚的砂砾石、砂为主体。山前带沟谷泥石流为该区地质灾害的主要灾种。虽然盆地气候干旱、少雨、泥石流发生的频率低,但泥石流灾害严重。

地质灾害防治经费管理办法由省财政厅会同省国土资源厅另行制定。

  本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重点:

六、保障措施

  近期,要做好以国土经济开发区为重点的环境地质综合评价和地质灾害防治区划,并据此及时调整土地利用规划和城镇以及经济开发区建设布局,做好重大工程设施的选址和确保州、县、乡居民区免遭突发性地质灾害危害。建立健全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体系和群专结合的监测预报体系。对重大的地质灾害危险点进行勘查治理,建立健全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对建设工程实行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使人为引发的地质灾害明显下降。

(一)政府主导社会参与

  中远期,地质灾害防治主要是对泥石流进行重点治理,并建立健全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体系和群专结合的监测预报体系,对重要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勘查治理或搬迁避让,最大限度地减少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工作,纵向上涉及到各级人民政府,横向上涉及到国民经济建设的各个部门,保护对象上涉及到广大人民群众、各种基础设施和各类企事业单位的安全。

  3、冻胀沉陷、盐溶塌陷、沙漠风蚀沙埋地质灾害一般防治区(Ⅲ)

加强各级政府对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领导,是保证地质灾害防治任务有效落实、减灾目标顺利实现的关键;只有加强政府领导,才能充分调动和协调社会资源,组织有关部门采取必要措施,做好地质灾害防治工作。

  按灾种可进一步划分为三个亚区,总面积60.00×104 km2,占全省总面积的83.63%.

我省地质灾害点多面广,动员广大群众积极参与,是做好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重要基础。在各级政府领导下、在有关专业技术机构的指导下,充分发挥广大群众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的主观能动性,才能使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工作真正落到实处。

  (1)冻土冻胀沉陷地质灾害一般防治亚区(Ⅲ1):主要分布青南高原和青北祁连山地地区。地貌类型以高山、丘陵、高平原为主。青南高原和祁连山地山原区由于地形和缓,地表、地下水径流滞缓,松散层发育和日温差较大、正负温交替频繁,因而地区多年冻土的冻胀、融沉等表生地质作用现象和类型也极为发育。

(二)灾害防治投入多元化

  (2)盐湖盐溶塌陷地质灾害一般防治亚区(Ⅲ2):主要分布柴达木盆地现代盐湖区。地貌类型为平原,地势平缓。盐湖盐溶塌陷灾害主要对建筑工程造成危害。

来源稳定的工作经费,是保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顺利开展的必要条件。除各级政府的财政投入外,还应按照谁出资治理、谁受益的原则,尽量吸引社会资金参与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逐步建立地质灾害防治的多元投资机制。除东川区外,其它有条件的地区也应进行积极的尝试或探索。

  (3)沙漠风蚀沙埋一般防治亚区(Ⅲ3):主要分布柴达木盆地西北部的大风山及一里平一带以及共和盆地。雅丹、风蚀洼地及风蚀残丘等地貌发育。区内沙漠风蚀沙埋灾害主要掩埋沙漠绿洲的农田、牧草地和村舍、渠道、水库、公路、铁路、阻塞桥涵等。

(三)分级分部门落实责任

  本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重点:

省国土资源厅负责全省地质灾害防治的组织、协调、指导和监督工作,省政府其他有关部门按照各自的职责负责有关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

  该区地质灾害防治,主要是冻胀沉陷、盐溶塌陷及沙漠风蚀沙埋。

地区和县级人民政府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地质灾害防治的组织、协调、指导和监督工作,地区和县级人民政府其他有关部门按照各自的职责负责有关地质灾害防治工作。

  高原冻融地质作用盛行,对铁路、公路、桥涵、房屋等基础设施的破坏极为普遍。考虑到国家经济建设重点逐步西移,对江河源区可能开发的大型矿产基地、大型水利枢纽,提前做好环境地质综合评价和开展生态环境地质调查。同时开展久治年保玉则、格尔木昆仑山等国家地质公园及风景名胜旅游区的地质灾害调查。

(四)地质灾害防治需长期坚持逐步推进

  西部柴达木盆地主要地质灾害是盐溶塌陷、沙漠风蚀沙埋、土地退化,防灾手段首先是加强行政管理,科学开发水资源,严格控制水资源利用量,确保绿洲生态免遭人为破坏。其次,要做好以国土经济开发区为重点的环境地质综合评价和地质灾害防治区划,并据此及时调整土地利用规划和城镇以及经济开发区建设布局,避免重大工程和重要设施的建设,对水环境条件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我省受自然条件制约,不仅灾点基数大,每年还会增加许多新灾点;既便是已经治理过的灾点,由于经费不足、工程设防标准偏低等原因,许多工程已经不同程度损毁,需要修复和加固。因此,地质灾害防治是一项长期任务,只有长期坚持、不断强化防治工作,才能使已经治理的灾害不致卷土重来、造成更严重的危害;只有通过不断扩大治理范围,才能使毗邻的治理工程互为支撑,在一个流域或一个地区实现地质灾害的减轻和地质环境质量的好转。

  五、地质灾害防治项目

(五)强化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工作

  (一)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

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是预防地质灾害的重要措施。处于地质灾害易发区内的建设用地项目,必须按要求在项目可行性研究阶段开展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工作,以尽量减少建设工程遭受、诱发或加剧地质灾害的风险。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要加强对建设用地地质灾害防治措施落实情况的检查,发现问题及时纠正;评估单位必须按资质等级和有关技术标准承揽、开展评估工作,并对评估结果负责。

  1、县(市)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

(六)健全地质灾害防治管理机构

  继续开展基础调查,进一步查清省域内地质灾害发育分布规律;开展地质灾害危险性区划和风险区划研究,圈定地质灾害易发区和高风险区,全面提高对地质灾害的认识程度,为制定防灾规划,建立监测预报系统,部署防治工程,提高地质灾害防治水平提供依据。

只有健全地质灾害防治管理机构,才能从组织上保证地质灾害防治任务的落实。地区和县级人民政府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应按要求设置专门地质灾害防治管理机构并配齐人员;除地处坝区、无地质灾害隐患的少数乡镇外,山区乡镇国土资源所都应配置地质灾害防治专职管理干部。

  (1)2010年以前完成刚察县、河南县和泽库县等19个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工作(附表一)。

(七)完善法规体系强化执法力度

  (2)开展全省地质灾害综合风险区划工作,以县(市)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和1∶50万环境地质调查等资料为基础,运用地理信息系统技术,建立潜在地质灾害危险性和社会经济易损性为函数的风险性评估模型、分析地质灾害与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评价地质灾害风险程度与地区差异,为国土开发和地区经济布局提供科学依据。

在现有国家和省级法规的基础上,要进一步制定相应的实施细则,使之具有良好的可操作性。法规的效力最终还是要体现在执行上,加强执法队伍的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是实现法规效力的重要保证。

  2、重点地区地质灾害专项调查

(八)加强培训和科普宣传

  (1)湟水河谷区地质灾害详查与评价

在地质灾害管理体系建立起来之后,地质灾害防治的成效如何,各级管理干部的素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加强培训是提高管理干部素质的重要途径,各级政府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要积极做好本部门和基层领导干部的培训工作,逐步实现培训工作的制度化和经常化。

  湟水河谷区有湟中、互助、乐都、民和等县城及海东地区(平安镇)、省会(西宁市)等多座重要城镇;是我省水浇地集中分布的重要产粮区和现代工业与地方民族工业主要发展区;是全省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事业最集中地带,铁路横贯全境,公路四通八达,属于我省经济最发达,人口最密集的地区。崩塌、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频发,对人民生命财产和国民经济威胁与危害严重。应尽早开展地质灾害详查与评价,提出监测方案和防治对策,确保工农业生产、城镇建设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促进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

我省人口文化素质相对较低,广大群众防灾避灾知识缺乏,抗灾能力普遍较低,一旦发生灾害,人员伤亡数量往往很大,加强防灾知识宣传极为重要。在宣传形式上,除继续利用广播、报纸、杂志、板报、标语等传统手段外,还要重视电视、互联网和中小学乡土教材的作用。通过宣传教育,增强公众的地质灾害防治意识和自救、互救能力。

  (2)黄河河谷区地质灾害调查

(九)鼓励科技创新

  黄河干流龙羊峡至寺沟峡197km的河段,河床比降大、落差集中、河道深窄、峡盆相间、两岸陡峻、基岩裸露,是建水电站的理想地区。规划了龙羊峡、拉西瓦、李家峡、公伯峡、积石峡和寺沟峡等六座大型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可达760×104千瓦,被誉为我国水能资源的“富矿区”,将建成为我国西部的重要能源基地。

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要重视科学技术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的作用。鼓励有关地质灾害防治的科学研究,先进技术的开发、引进和推广。

  黄河河谷区崩滑体和泥石流多,不但对电站建设安全有威胁,蓄水后水库坍岸还将诱发新的地质灾害。应尽早开展地质灾害调查,进一步查明区内地质灾害、环境地质条件和已建库区地质灾害的变化,以便及时提出防治对策。

  3、重点工程区地质灾害调查

  属于国家重点工程区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地质灾害综合调查与评价”项目和“青藏铁路沿线地质灾害调查评价”项目,其大部分调查范围在青海省。为保证“国家重点工程区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的实施,按照“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的部署,积极参与前期调查与评价工作,以期逐步查明沿线地质灾害和环境地质条件。

  (二)地质灾害监测预报预警工程

  加强以地质灾害调查为基础的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建设和现代化专业监测为主导的重要地区的地质灾害监测预报网络建设;加强以青海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为主体的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建设;加强相对完善的地质灾害空间数据库和信息系统建设。以期最大限度减轻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1、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网络体系建设

  (1)群测群防监测网络体系建设(附表二)

  于存在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地区,建立起相应的群测群防网络体系。到2005年完成全省突发性地质灾害较为严重的24个县(市)的群测群防网络体系,到2010年再完成19个县(市)的群测群防网络体系。从而形成一个覆盖全省43个突发性地质灾害多发县的群测群防网络体系。

  (2)专业监测网络体系建设(附表二)

  近期(2010年前),完成互助县、黄南州和西宁市3处突发性地质灾害隐患点监测预报示范点建设。其中西宁市小西沟为泥石流,另外2处为滑坡。远期(2011—2020年),建成覆盖全省的重要地质灾害隐患点的专业监测网络体系。

  2、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程

  为更好地推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从2003年开始,每年汛期开展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首先从省级业务单位开始,并在省级业务单位开展地质灾害预报预警业务的基础上,逐步安排州(地、市)、县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

  3、应急反应系统建设建成

  以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为主体的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每年汛期前对有重大险情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巡查;重点检查防灾减灾措施,群测群防网络,监测责任制是否落实到位,并对主要灾害隐患点进行险情巡查,汛期中加强监测,汛后进行复查。发现险情或接到险情报告后,要及时组织技术力量赶赴现场,进行应急抢险和采取应急措施并提出处理对策。

  4、地质灾害监测预警预报示范区建设

  (1)西宁地区地质灾害监测预报及群测群防示范区建设

  2010年以前建成示范区(包括西宁市区及大通县、湟源县、湟中县所属的丘陵及河谷地带)。主要是通过对已有资料、当地灾害历史情况的认真分析和野外地质环境补充调查,掌握本地区地质灾害主要诱发因素,特别是降雨在灾害发生中所起的作用,研究临界暴雨强度,通过与气象部门的合作,利用较为精确的天气预报进行灾害预报。在此基础上,夯实群测群防网络,完善监测预报系统。远期推广地质灾害监测预报预警经验。

  (2)重大突发性地质灾害隐患点监测预报示范点建设

  2010年以前,完成互助县张家村滑坡和西宁市小西沟泥石流等两处突发性地质灾害隐患点监测预报示范点建设;2015年以前,在专业网点建设的基础上,完成西宁市北山寺危岩滑坡和黄南州隆务镇西山滑坡等两处突发性地质灾害隐患点监测预报示范点建设。

  5、地质灾害空间信息系统建设

  通过地质灾害空间信息系统的建设,2015年以前建立比较完善的青海省地质灾害数据库,建立地质灾害监测、气象监测等为一体的全省地质灾害气象监测信息系统;2020年前实现地质灾害监测数据的自动采集、传输和存储,实现全省地质灾害的有效监控,及时为政府和社会提供服务,为防灾减灾提供基础信息。

  近期完成24个县(市)地质灾害数据库建设,建成青海地质灾害监控中心站。通过互联网实现州(地、市)区级中心站与国家中心站信息数据共享。

  远期完成19个县(市)地质灾害数据库建设,建成8个州(地、市)级监控站。实现国家、青海省中心站与州(地、市)级监控站的网络互联和信息数据共享。及时为政府和社会提供服务,为防灾减灾提供基础信息。

  (三)地质灾害防治工程

  2010年前,有重点地开展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对受地质灾害威胁的分散居民点,实施移民搬迁避让工程;对新发生的突发性地质灾害,实施应急处置工程。

  1、地质灾害治理工程

  对危害公共安全,可能造成人员大量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有计划地分期、分批实施治理工程;对县级以上城镇构成严重危害和威胁的重大地质灾害,尽快实施勘查与治理。把治理地质灾害的重点放在经济发达地区(西宁市、青东地区等)、人口密集区(城镇区等)和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区。

  (1)2010年以前治理工程主要安排在西宁市和黄南、玉树州府所在地。每年安排1—2个项目,每年治理经费2000×104元左右。计划安排滑坡、危岩、泥石流治理6个。

  (2)2020年以前治理工程主要安排在西宁市和县级以上城镇。大约每年安排2个项目,每年治理经费2000×104元左右。计划安排滑坡治理2个,泥石流治理9个。均为人口密集的村镇(附表三、附表四)。

  2、地质灾害搬迁避让工程按照先勘查选址、后搬迁的原则,近期安排受重要地质灾害隐患威胁的2所学校、686户农牧民,共计3860人的移民搬迁工作。远期安排受重要地质灾害隐患威胁的5所学校、1072户农牧民,共计5834人的移民搬迁工作(附表五)。

  3、突发性地质灾害应急处置工程

  地质灾害应急处置工程是指《地质灾害防治条例》所规定的突发性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启动后,为减轻和控制地质灾害灾情应急布置的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工作阶段以年为单位,其具体任务随突发地质灾害的数量、规模、灾害类型、灾情大小、危害程度等而发生变化。从历史资料看,每年平均发生25处左右。地质灾害应急处置工程费用按照《青海省财政应急保障预案》中相关规定执行。

  六、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实施保障措施

  (一)推进法制建设,依法防治地质灾害

  以国务院《地质灾害防治条例》、《青海省地质环境保护办法》为基础,尽快制定出台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经费管理办法和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实施办法等政府规章,形成较为完善的地质灾害防治法规体系,为地质灾害防治与管理提供法律保障。

  (二)建立和完善地质灾害防治规划体系

  各州(地、市)、县级人民政府根据本《规划》,编制本行政区域的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并报同级人民政府批准实施。各级人民政府要加强对地质灾害防治规划执行情况的监督管理。地质灾害的调查、评价、治理,应当以地质灾害防治规划为依据。

  下一级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必须以上一级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的要求以及本行政区地质灾害的特点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确定地质灾害防治目标、防治原则、总体部署和主要任务,制定切实可行的实施规划的保障措施,并与同级相关规划相衔接。

  各级人民政府要加强地质灾害规划管理,建立规划编制、审批和实施的领导责任制,加强对地质灾害规划执行情况的监督管理,及时发现和纠正各种违反规划的行为。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经批准后,应当公告并广泛宣传,接受社会的监督。

  (三)加强领导,完善地质灾害防治管理体制

  地质灾害防治,实行各级政府领导负责制(坚持党政一把手亲自抓,负总责,完善目标管理责任制,确保责任到位),建立省、市、县三级地质灾害防治领导小组,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逐步建立和完善政府领导的社会化减灾系统,实行分级管理责任,分别承担特大型、大型和中、小型地质灾害减灾管理和防治工作;在政府领导下,企业和民众承担为保护自身安全和利益的地质灾害防治责任,按照统一规划和标准实施地质灾害防治。

  (四)健全和完善地质灾害防治技术标准

  完善地质灾害防治调查、评估、监测、预报预警和地质灾害防治工程勘查、设计、施工、监理、验收等技术规程,实现地质灾害防治标准化、规范化。

  (五)建立地质灾害防治经费的投入保障机制

  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应当纳入各级政府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因自然因素造成的地质灾害,在划分省和州(地、市)事权和财权的基础上,分别列入省和地方有关人民政府的财政预算,同时争取中央财政给予支持。建立一个稳定的投入保障机制,通过财政投入与社会赞助、有关专项资金等渠道,建立地质灾害防治基金。采取必要的鼓励性政策和措施,多元化、多渠道吸纳地质灾害防治经费。

  因工程活动等人为引发的地质灾害要坚持“谁引发,谁治理”的原则,由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承担治理费用。鼓励社会资助。

  (六)依靠科技进步,提高地质灾害防治能力及信息化水平

  加强地质灾害防治的科学技术研究,积极推广新理论、新技术、新方法,提高地质灾害监测信息采集、分析、传输、发布和应急防治能力。

  (七)加强地质灾害减灾宣传教育,提高全民防灾减灾意识

  通过多种形式,加强地质灾害防灾减灾宣传教育,提高政府部门、企业和民众的地质环境保护和防灾减灾意识,普及地质灾害防治知识,进一步增强社会抵御地质灾害的能力和全民防灾减灾的能力。加强群测群防预警系统建设,不断提高地质灾害防治水平。

  (八)依法行政,实行严格的地质灾害防治奖惩制度

  加强执法检查和行政监察力度,对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给予嘉奖;对引发地质灾害以及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有渎职行为的,按照《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和《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追究责任。

  七、投资需求及资金筹措

  (一)项目概况

  1、非工程措施

  (1)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建设

  规划新建刚察县、河南县、泽库县、都兰县、乌兰县、茫崖行委、大柴旦行委、冷湖行委、天峻县、曲麻莱县、治多县、囊谦县、称多县、杂多县、班玛县、甘德县、久治县、达日县、玛多县等19个县(市)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建设。

  (2)地质灾害专业监测网建设

  全省已有地质灾害专业监测点69个,规划新建专业监测点50个。

  (3)搬迁避让

  规划搬迁危险区村(居)民共计1758户,9694人,学校7所。

  (4)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

  规划安排7州1市43个县的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

  (5)地质灾害空间数据库建设

  规划完成43个县(市)地质灾害空间数据库建设。

  (6)其他

  包括政策法规以及新技术的研究,各项防灾工程及设施的管理维护等。

  2、工程措施

  (1)县(市)地质灾害调(详)查与区划规划

  完成所剩19个县(市)的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完成地质灾害严重的15个县(市)地质灾害详查。

  (2)重点地区地质灾害专项调查

  规划重点地区地质灾害专项调查项目12个。

  (3)地质灾害治理

  规划地质灾害治理工程17处,其中滑坡6处,危岩1处,泥石流沟10条。

  (4)应急处置工程

  每年按发生25处计,近期预计发生125处左右。

  (二)投资需求

  经初步估算,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投资总需求为627亿元,其中非工程投资276亿元,工程投资351亿元(附表六)。

  (三)资金筹措

  地质灾害防治是一项长期的任务,规划的各项防治措施的全面实施投资需求较大,应采取多渠道、多元化、多层次筹措资金。但因青海省经济欠发达,应以国家投资为主、地方自筹为辅,力争通过多种方式和渠道努力解决。

  八、附则

  本《规划》经青海省人民政府同意后实施。

  本《规划》由青海省国土资源厅负责解释。

  本《规划》执行中每3—5年修编一次。

  本《规划》以《青海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研究报告》及其所反映的“地质灾害成灾环境、发育特征和分布、危害现状”为依据编制而成,有关基础资料从略。